做农活

昨天(10/22)跟着老师去了山上的田里做农活。起了个大早,精神爽朗地在高槻车站与浅野桑碰头。他领着我到老地方等老师来接我们。浅野桑是中文系的学生,现在阪大工作,管理老师办公室的一切事务。随便聊了几句,老师就来了。同来的还有老师的丈夫。上车时发现原来车里还有一只大狗,名叫小黑。小黑是拉布拉多和什么(没听懂)的混血儿,甚是活泼可爱。随着车子七拐八弯地到了山里,小黑闻到了清新的空气,变得更加亢奋。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它在车里肆意扭动了。折腾了一阵,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这是我第一次干农活,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当然语言也很新鲜。除了我爱吃的空心菜、地瓜、小松菜以外,其他几乎都是没见过也没听过的种类。虽然日语蹩脚,但是干起活来我可不含糊!老师交待的任务我都一一完成。中秋已过,没有大面积的收获,只是浇点水、施点肥,看到成熟的就拔起来。我主要负责打水、浇水和洗菜的工作。即使是担任着如此轻松的工作,我还是在最后瓜分到了不少他人的劳动成果。前后大概干了2个小时,这其中小黑逃脱束缚在田里撒野、玩累了匐在地瓜叶丛中看着大家劳作、无尽地舔着路边的杂草等等就略去不讲了。

由于当天的工作量不大,所以干完农活,我有幸来到老师的家里做客。这是我第一次去日本人的家里,跟着浅野桑边学边做,尽量表现得礼貌有礼。当然,还偷学到不少日语。老师有事出去了,就拜托我们做午饭。老师的丈夫帮我们大致打点好后,我就负责做“福州空心菜”,浅野桑负责中华冷面和沙拉,后来老师的丈夫又做了火腿肉。虽然没有虾油(鱼露),但空心菜还算成功,老师们和浅野桑都吃得挺开心的样子。老师很后悔地说,你要早说哇,夏天都过去了也没什么空心菜了,之前积攒了很多但是做法不对也吃得不对味。老师说她研究做空心菜的方法已经很久了,之前在广东吃过一次,久久不能忘怀其爽脆香嫩的口感,但是模拟着试了几次都做不出当时的口感。直到我在FB上po了一张之前老师送的空心菜的照片,并介绍了做法,老师才恍然大悟。这次有幸在老师家做乡土料理,还能受到欢迎,我感觉到无比荣幸与自豪!我为福州争光彩!

真是快乐充实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