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坏情绪

去年五月,我终于拿到了一个挺长的假期,难得的跟石页先生有了一次长途旅行的机会。于是我打算去澳大利亚,见识一下传说中多年蝉联世界宜居城市的墨尔本。了解之后发现澳洲的签证挺麻烦,一来日本没有办理签证的大使馆,需要把材料寄到韩国;二来非英文文件需要指定的翻译机构出具翻译,这又是一个费力费钱的事儿。外加彼时正值我更新工作签证,所以最后因为时间紧张而被迫放弃,我因此难过了很久。今年的五月前我辞了职,石页先生的假期也没问题,但基于类似的理由,刚辞职要做很多身份转换的手续,所以压根没时间好好计划一场旅行,于是又走了回国的老路。

已经快一年没出国旅游的我,实在憋不住了,卯着劲儿催促石页先生凑假期。偏偏他又是个对旅游不太感冒的人,说服不了自己如何说服老板,于是在我查了一整天,以为澳洲之旅就要成行之时,他给了我一盆冷水。我当下一个火气上涌,转身就走。搁以往我通常都会躲起来大哭来发泄情绪,但之前的博文里我提到过,最近我的本能升级了,所以我的转身不是为了告诉对方我生气了,而是意识到自己要生气了,赶紧找个地方静一静。虽然在对方看来就是生气了,效果似乎没变,但对于我来说,我知道自己的变化,而且自认为是个好的变化。

说起脾气,我得讲讲我的原生家庭。妈妈平时易发小怒,都是些琐碎事儿;而爸爸则是不怒则已,一怒惊人的那种。曾经因为我不好好喝药,他把碗往地上一摔,扬长而去,留下错愕的我和我妈。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是朋友们眼中的开心果,但我心里清楚,我也是个容易上头的人,一旦爆发,撕破脸我都不怕。当然我管这个叫做不懦弱,所以一直以来虽然没怎么跟人大吵,但也有过撕破脸的经历。

再说说石页先生的脾气,不得不感叹婆婆教得好,可能也是婆婆本身就是温柔贤惠的性格,遗传和潜移默化给了他,所以我几乎没见过他生气。跟他在一起之后,我发现很多换做是我一定气得冒烟的场景,他都和平化解,我开始意识到原来不用生气也可以解决问题,还解决得这么好。当你知道了一种更好的方法,你就再也回不去了,就像吃了三文鱼的鱼腩,就对普通的三文鱼肉身没了欲望一样。于是慢慢的,我也变得比较不容易生气。

早先朋友推荐我看梁文道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解读视频,我知道了“贪、嗔、痴”的概念,进而发现自己身上都有,一个也未能幸免。我什么都想要的不合理欲望,配上易怒的情绪,外加完美主义的固执,把我渐渐逼成一个钻牛角尖儿的人。都说当你意识到问题存在的那一刻,就是改变的第一步。于是我开始寻找自己真正在乎的东西,放下不重要的事,变得开怀很多,也因此得到了本能的升级。

完全没有坏情绪是不现实的,重要的是如何控制它。别人的冥想分享里曾写到,现在的自己在坏情绪来袭之前都会提前意识到,于是主动将它消化,化解为无。我读后惊呼,竟然还可以这样!虽然我没做过几次冥想,但知道了这种方法以后,我似乎对自己的情绪更加敏感。感到开心的时候会问自己,真正使我开心的是什么,来寻找真我;感到难过或生气即将来临的时候会跳出来,冷静地问自己是否真的有必要难过或者发火吗。分析坏情绪的体验虽然很少(毕竟我现在脾气挺好),但经历过一次就会觉得,怎么会这样,怎么火气就消下去了,怎么就不难过了。于是我明白了,真正难的不是使你难过或生气的事情本身,而是你敢不敢正面面对你的坏情绪。

现在人人都在说正能量,但有正能量就一定有负能量,这是物理学告诉我们的科学道理——能量守恒定律。有趣的是,上学的时候物理最差的我,最后竟然从物理上得到了最多。莫非一直看起来心如止水的石页先生之所以可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他曾是物理学霸?

被石页先生泼了冷水之后,我转身离开进入卧室,没有开灯,一屁股坐在床尾,看着窗外的停车场,问自己为什么难过。因为我太久没出去旅行了;因为我今天整整查了一天,眼看就要梦想成真;因为事情不按照我期望的方向发展,而且我无能为力;因为先生不能理解我对旅行的热爱;因为先生不够努力争取机会;因为现在的情况跟去年太像了,而我害怕再一次希望落空。想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害怕去不成。于是我接着想,去不成真的这么令我难过吗,有必要因为这个跟先生置气吗,如果真的去不成要怎么办?我的答案是:确实很令我难过,要不要生气待定,去不成就换个别的地方去!

我带着稍微调整好的心情,出来重新跟石页先生谈了一下,结果他又给我泼了盆冷水,说一个月后才能确定能否成行。我好不容易化解的难受再次袭来,为了避免没有意义的大吵大闹(从道理上来讲石页先生的做法没有问题),我直接冲去洗澡了。一个月,机票还能否买到,签证来不来得及,住宿的价格会不会升高,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几乎击垮了我,也让我意识到,这些问题全部指向一处,经济能力。

我曾在丰盈人生的课上,面对着生活在国内的新妈妈们的资产结构时,一方面庆幸现在的自己无车无房无娃无需赡养父母因而财务状况很简单;一方面又因为明白这些问题迟早都要面对而国内的朋友们都已经在路上了而感到紧迫。从那之后,虽然我还没想马上就面对这些问题,但我的大脑似乎没有停止思考,我也开始明白,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差的时候。

就像大家说,于中国而言,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想这适用于任何一个处在成长期的事物。好的是试错代价小,面对的压力也小;坏的是什么都没有,因为一切都还在发展中。我现在处在的阶段也是如此。今天看了一个 Ted Talk,呼吁20代的青年不要浪费时间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因为所有那些需要面对的事并不会在你跨入30岁门槛的时候全部变好,那时候你要面对更大的压力同时处理好家庭、事业、个人定位、经济等等,如果现在不努力,等到不得不做决定的时候可能会因为压力而做出错误的影响一生的决定。

都说中年危机很可怕,但我都怕熬不到中年危机。好奇心日报提到过“四分之一人生危机”,指的就是25岁上下的年轻人,没车没房没对象,没有事业没有钱,还对自己的未来一片茫然。即使如此,我除了夜夜失眠,白天仍继续拖延,不愿意面对,想着时间还多着呢。我的间隔年是个探索的机会,也是个逃避的借口,想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但如果像以前一样再回去工作,又掉入了恶性循坏。所以我得好好想想,如何突破旧环,建立一个新的更好的环。

明白了是钱的问题以后我反而轻松了一些,这么一来解决方式很明确了。钱不够,那我就出去打工赚外快,简单粗暴,利益驱动。于是我又查了一天的兼职,开拓了另一个领域。另一方面除了钱,签证也是个绊脚石,那我就找一个不需要提前办理签证,或者签证相对容易的 plan B,不至于让得来不易的假期被浪费。所以我把目标转向东南亚,也意外发现泰国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我跟石页先生做了约定,他以他的方式努力,我以我的方式调节。因为无论如何,只有我们俩都开心,才是真正的共赢。

因为这些挣扎,我学会了放松,对一些事情有了新的认知,也做了个特别的决定。这个决定使我原本模糊的未来,在接下来的三四年里变得清晰起来。这么想来,即使这次甚至未能出游,我也有了更大的收获,不仅良心不会痛,还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