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2014

@ 小日子

豆哥在看《直通春晚》李琦和华晨宇对决,听完很认真地说:我就喜欢男中音,不喜欢小白脸!我不屑地说:可你是小白脸啊!


今天吃火锅,把桌子抬出来,豆哥坐的位子刚好面对着全身镜。吃着吃着,豆哥冷不丁来一句:我好帅哦!我诧异了。豆哥冷静地接着说:你每天都能对着这么帅的帅哥吃饭,你的人生真的圆满了!


说到伴娘问题,我说,伴娘不能找太好看。豆哥问,伴娘不是要漂亮的嘛?我意味深长地说,要漂亮,但不能比新娘漂亮。豆哥听后沉思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那你的伴娘好难找……


跟我妈视频。我问:“我小时候是不是得过肺炎啊?”我妈很认真地回答说:“没有得过肺炎,但是有得过水痘。”妈咪,这不是一个 level 的好吗!


冰雪奇缘里的姐姐唱完歌,妆一下变好浓,我还以为要变坏了,还担心了一下。结果没有变坏反而有点失落,觉得剧情太单调!这就是人不虐我我自虐的境界。
05/14


睡觉的时候豆哥老爱往我这边挤,我觉得热就往自己那边挪了挪。豆哥也跟着挪了过来说:你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于是我想起《步步惊情》的台词:你不来我的世界找我,我就去你的世界找你。我这么说了以后,豆哥顺口说了一句:我会把你的世界挤下去的!
05/14


看着边上修剪整齐的杜鹃花丛,我不禁好奇:为什么花不会长得高出周围的叶子,而且幅度还一致?豆哥想也不想说,因为凸出来的前辈都被剪掉了!
05/15


我给豆哥念了一则2011年写的语录:“我醒了,妈妈正趴在我床边睡觉,我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忍不住掉下泪来……”,豆哥痴呆地望着我。我问,你就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吗?豆哥愣了两秒,露出猥琐的笑容说:“哦!是布满眼睛的血丝!”
05/26


之前听过“待用咖啡”的故事,觉得特别温暖。今天在自动贩卖机边上的垃圾桶上看见一瓶没有喝过的咖啡,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莫非是留给掏垃圾的流浪汉?于是深情地跟豆哥说了这件事,结果豆哥冷冷一句:他可能只是忘了拿了。
06/02


春秋航空飞机降落广播:……我们春秋人祝您旅途愉快。
豆哥:我是战国人!
08/02


我:韩国货币的单位是什么?
豆哥:汪!
08/02


​我:每天早上起床难的时候,我都会告诉自己可以在电车上睡觉。但每次上了电车都在玩手机!每一次!
豆哥: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08/02


​机场大巴上很安静,因此我们都用气声说话。
我:我们到时候就背着在日本买的相机。
豆哥:没有。
我大惊:没带相机?
豆哥:你说相机啊?我以为你说箱子。
说到箱子,我对豆哥说:我们在国内买一个好一点的箱子带过来吧。
豆哥:没钱。
我又大惊:那用什么去韩国?
豆哥指了指面前的包。
我:啊?不是说要买箱子吗?
豆哥:哦,你说箱子哦,我以为你说相机。
08/02


​我跟豆哥说,我的朋友们都在催我生小孩。豆哥语重心长地告诉我,那些都是狐朋狗友,不要和他们来往了!
08/23


​我:跟你在一起好幸福哦!
豆哥:……
我:(怒)你不幸福哇?!
豆哥:我不姓福啊,我姓黄!
10/14


​社长:你在干嘛?
我:您不是说那个人偶会转身吗?我在观察他。
社长:他只有在你偷懒的时候才会转向你。
我:那我现在看着他,没有在工作在偷懒,就能看见他转过来对吧。
社长默默走开了。
(纪念第一次用机智打败了社长)
11/2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