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2013

豆哥指着牙膏上贴的广告标签说:“你喜欢这个小帅哥啊?”
“是啊,怎样!”
“撕掉!”


我向着黄豆君走去,快到他面前时他放了一个响屁。我怒了说,这就是你欢迎我的方式吗?!他冷静地说,是啊,这可是“黄家礼炮”!


豆哥从研究室回来,觉得有点饿,就自己把卷心菜切丝,淋了蛋黄酱狂吃。吃一半幽幽地跟我说,他减肥,晚饭就吃这个。我不屑地切了他一下,潜台词是“那厨房里炖的肉汤和电饭煲里的白米饭是闹哪样?!”。他说:“那是宵夜!”


以前都是我拍着胸脯对豆哥说:“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现在变成:“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随便乱花。”


我(温柔):“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噜?”
豆哥(无赖):“怎么样!”
我(生气):“我又不是质问你,干嘛这么凶!”
豆哥(还是无赖):“怎么样!”


我让豆哥帮我榨胡萝卜汁,豆哥以此为交换条件让我去洗澡。我路过厨房的时候,看着豆哥辛勤劳动的身影,于是想扭只舞慰劳他。他立刻放下削皮刀说,你再扭我就罢工。我吼道,“难道我跳舞对你来说不是犒劳而是惩罚吗?”“是!”“对不起,豆哥!您继续,您继续!”跟什么也不要跟食物过不去嘛。俗话说得好,识“食物”者为俊杰。


前两天豆哥去东京工厂见学,把他儿时的好友——一个已经在日本住了六年的男生——叫出来吃饭,还拍了合照。我问他:“照片是路人拍的?”“嗯!”“那肯定是他去拜托人家的吧?”“嗯!”“他日语怎么样?是不是很好?”我激动地问。“嗯,”豆哥平静地说,“比你好很多,比我好一点。”


朋友的儿子很可爱,已然成为我将来生儿子的理想型,或者将来生女儿的未来老公的理想型。于是我留言说:以后生个女儿嫁给她儿子。她有两个儿子,所以开口要两个女儿。我跟豆哥说了以后,豆哥就不高兴了:“一个女儿还不够!还要两个!我不管,一个都不准嫁!我要留着自己疼!”


某天晚上,豆哥睡着了鼾声大作,我推了一下他说,你呼噜打太响啦,转过去!豆哥不情愿地边转边用哭腔大吼:我根本就没有睡着!


我边修图边哼东方神起的歌,正在玩游戏的豆哥就问我是不是神起的歌,我说是啊。他接着说,他们会唱日语歌哦。我肯定。豆哥又说,那是不是都是日本的主妇喜欢他们,就跟在中国也是大妈喜欢韩国明星一样。我哑然失笑说,大妈喜欢看的是韩剧啦。豆哥觉得有道理,就又补充到,那不是大妈就是小年轻追星。于是我趁机问,那我也喜欢韩国明星,我是不是小年轻啊。豆哥快速而坚定地说:你是大妈!


我爸打喷嚏超级大声,我妈打喷嚏一打就停不下来。作为他们的唯一后代,我现在已经进化到重型机关枪了……


某同学的男友是个美国人,前几天他让她陪着看《星际迷航》,女生毫无意外地睡着了,美国男友很惊讶地说:“怎么可能睡着呢!这是我从小看的电影,很好看,而且多么怀念!”。女生很不屑的说:“很怀念是吧,那我让你看看《新白娘子传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