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导师

上回说到,为了合格阪大,我违背了自己的意愿,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导致学习压力非常大。于是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跟以前的导师表明了自己无法继续这个课题的想法。导师说如果换课题在他那边继续研究就不太可能了,所以建议我换导师。看到导师这么大方,我也安心了些。

暑假中我开始构思新的研究方向。首先我选择了商务英语课的老师。原因之一,我上过他的课,我们认识;原因之二,我喜欢英语。其实只要不是数学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抽空到图书馆看了些他的论文,结合之前课上他提到的研究方向以及我大学时候所学科目,我拟了一个研究计划便给老师发邮件了。过了几天,老师回信了。老师说他理解了我的处境,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也承认我日语英语底子不错,但是他第二年就要退休了,所以没法接收我。

被这个打击拖了几天之后,我找到了最后的稻草——研究中国经济的女老师。其实在决定考阪大的时候我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位老师,因为她的主页是相对做得比较好的,而且内容也很丰富。看着研究室的学生构成中国人很多,想必老师很喜欢中国人,所以有种亲切感。但当时抱着继续学习市场的打算,所以擦身而过。而这次,算是一个改变缘分的机会,也许这个机会也算一种缘分。我重新开始收集论文、寻找题目、拟定计划,在暑期的尾巴寄了出去。然而这一次是石沉大海。

我跟认识的她的研究生确认过邮箱地址,但还是久久收不到回复。我的心情很糟,我找借口不去打工。就在我刚发完邮件给老板之后,我收到了老师的回复!老师让我周四过去聊一聊,我知道机会就代表着希望!我赶紧给豆哥发短信,萎靡的精神也一下焕发起来。

如约的周四,研究室里人头攒动。一句句熟悉的中文就像回到中国般亲切。老师还没来,我就先跟之前认识的同学聊了起来。我跟他们简单说了我的情形,他们安慰我说老师一定会收我的。老师来得比较晚,大家都等着她办事送礼,于是我也没有说上几句,但我知道老师愿意“收留”我了。为了表达诚意,我留到了最后,所有的学生都走光了。最后要分别的时候老师对我说,今天也没能和你说什么,不过你来了就能体会到了,我们研究室就是这种感觉。我开心地点点头,道谢后就回家了。

随后我迅速办理了导师变更手续。让我感动的是,以前的导师已经把变更表填好签名并盖章寄放在教务处了,为了我所填写的内容还亲自打电话去教务确认。因为他的干脆,我的变更进行得很顺利。

就像情侣分手也要保持品格一样,都说看一个男生的人品就看他分手后对那个女生的表现。套用在这里虽然有些别扭,但即使即将结束导师和学生的关系,老师还是对我的事很上心,从这点来看我知道他是个好老师。可是就像情歌里唱的:我们都没错,只是不适合。想到唯一剩下的那个男生二年级要去留学,又觉得就这么离开老师会寂寞。

他只是做好他该做的事,他维持他的风格,而我也有我想选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