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坡的「校友和我」一日游

1,397字 253阅

我:坡坡你以后要不要考阪大?算了,你可能考不上👻
坡坡:哼!

回大阪,回阪大
文章标题灵感来自脱口秀演员张骏

跟我爸妈视频的时候说了开头的对话,我妈说:坡坡说了,我要考东大!
我:你这是要你外孙女考北大清华,也太难了吧!
坡坡无辜:什么是北大清华哦?
我:你阪大都考不上,就别管什么北大清华了吧👻
(👆是亲妈没错了😏)

一直想带坡坡去一下大阪大学,虽然她爸她妈不在同一个校区,读同一所大学读了个寂寞,但好歹是母校。我看网络上称复旦大学爸妈的娃叫“复二代”,那坡坡是不是得叫“阪二代”。说个题外冷知识,「坡」字在日语里对应「坂」,而大阪最早叫作「小坂」,不就是小坡嘛!后来日本人觉得格局要大,而且「坂」拆开来是「土」和「反」,不太吉利,最终改成了「大阪」。这么说来,坡坡跟大阪还挺有缘。

一轮生硬的“沾亲带故”之后,让我们回到主题。11月19日,天气晴,我和豆哥决定回阪大。早就说要回去了,拖呀拖,倒是拖对了时节,阪大的秋天真美腻!满地银杏叶唤醒了我们许多回忆。这次我们的行程安排很简单,先去食堂吃个著名且怀念的天津麻婆盖浇饭,再回丰中看看旧家。结果虽然周六食堂开着门,但是天津麻婆盖浇饭仅限晚饭提供!于是我们随便点了点吃的,真是便宜又大碗,学校食堂就是好!酒足饭饱,我们进入饭后散步消食环节,边逛校园边跟坡坡介绍爸妈以前的生活,还溜到留学生会馆看了看。学校还挺有人气,一路上碰到不少学生,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一想到坡坡也会长到这么大,突然感慨,然后就有了文章开头的对话。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要求,无论她学得好或不好,我们都得有满满的“金力”才足以支撑,日常为教育经费头疼一秒。因为时间关系,豆哥所在的吹田校区和箕面校区就不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豆哥自己也一副不是很想回去的亚子,毕竟丰中校区漂亮很多哈哈哈。

我们还走到了以前没去过的地方(有可能去过但是忘了),绕了一大圈总算把坡坡“绕晕”哄睡了,于是我们从正门出去,到对面街的便利店买咖啡,然后一路走回旧家。研究生的日子真的太久远了,而且我读得不算开心,再者我们搬到丰中的时候我都开始上班了,所以从学校回家的路完全不熟,倒是丰中车站承载着我许多回忆。以前我还嫌弃丰中站破旧,现在看看觉得挺不错了,竟然还有星巴克。越长大越不喜欢热闹了,小城镇能满足日常需求,平日里带着娃去公园玩玩就非常开心了。想到这我恍然大悟般跟豆哥说,难怪那些高人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归隐山田,我懂那种感受!我也厌倦俗世,看破红尘了!豆哥:那你别淘宝了。

到旧家楼下的时候,坡坡刚好醒了。我们吃了小零食,坡坡吵着要去公园。豆哥拿出谷歌地图边查边感慨,我们在这里住了一年都不知道附近哪里有公园,有娃没娃差别真大哈。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附近公园真不少,不愧是著名宜居城市没得跑(快板打起来)。河对面就有一个下沉式公园,隐藏得太深了,真可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外面看过去就是个停车场,没想到往里走两步大有乾坤。坡坡高兴坏了,从婴儿车上飞下来,一路小跑去玩荡秋千了。又摇摇椅、滑滑梯玩了个遍,明显感觉到她的「公园进度条」满格了。

晚上我们去了以前的游玩地——千里中央——商圈般的存在。本来想去以前经常去的回转寿司店,没想到整栋楼歇业了。兜兜转转最后找了家炸鸡店随便吃了点,又随便逛了逛,就开开心心回家了。这一天也算玩得很满了,想去的都去了,想玩的也都玩到了,我们找回了许多学生时代的回忆,又跟坡坡一起创造了更多新的回忆。不论如何,阪大都是我的母校,我还是很爱她的。希望坡坡也会有一个她爱着的母校。哦?已经有啦,就是上一个保育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