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20191,784字评论

母乳和奶粉

时隔这么久,终于可以平静地写下来。但写下来这个行为其实也表示出我仍未彻底放下。现在,听到朋友生娃还是会想了解她们的喂养情况,但理智告诉我,疏离才不易钻牛角尖。就在前几日,我和豆哥闲聊的时候他说到,那阵子我执着于母乳喂养有点魔怔了,于是他赶紧开导我即使断奶改全奶粉喂养也无妨,更别说全奶粉也许会更轻松一些。

在怀孕期间,我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因为我知道这样一个道理:没有一个妈妈的奶是不够的。我勤做按摩,改善了先天条件,同时也学习了正确的衔乳方式。因为生坡坡耗费太大精力,第一个晚上医院让我好好休息,坡坡先喝的奶粉。第二天我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护士过来让我喂奶,我说我没奶,她摸了摸说,胸很硬都涨了赶紧喂。于是我踏上了母乳喂养的征程。

这是种很神奇的体验。其实刚出生时为了及早开奶,匆匆忙忙给坡坡吮吸过,当然,那时候什么都没有。

日本的医院走廊有称,喝之前之后称一称,增重就是她喝进去的量。刚开始都只有几克,我也因为太累,晚上都没有喂奶,但我也睡不好。后来我才知道,身体自动调节了生物钟,让我夜里都会醒来并且泌乳。当时我被产后的各种后遗症所折磨,自顾不暇,对坡坡的照顾是完全放手状态。现在想想,可能因为我本身就不属于奶多的妈妈,喂养前几日的重要时期没跟上,后面就再难追了。

五天后出院,在家里总算放松了些。坡坡一直是混合喂养,我先喂母乳,然后再加奶粉。早早买的称派上了用场。从刚开始的个位数到一周后的二十克,虽然仍然少得可怜,但我乐观地认为按照这样的涨幅,很快就能实现纯母乳喂养。一周后去医院复诊,护士表示奶量不足,让我增加喂奶次数。于是等我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些后,便尽力多喂她。可是奶粉饱腹感强,她的需求也不多,家里人也心疼我,便也没有强求。母亲因为坡坡能喝不断要求我多加奶粉,反而不小心伤了我彼时脆弱的内心。我陷入无穷无尽的自责和纠结中,查阅各种资料,阅读他人经验,想着出了月子就能夺回自己的身体了,所以“卧薪尝胆,忍辱负重”。

出了月子,父母回国,换成好说话的婆婆助阵。我开始追奶计划,每天挂在身上。效果不好,我也很累,坡坡的作息更是一团糟。我又去找了通乳师,也没什么效果,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无法实现全母乳喂养愿望的现实。也就是这段时间,我走火入魔,豆哥怕本就在产后抑郁泥沼里挣扎的我再被压上最后一根稻草,于是开始吹枕边风。

追奶一周,我宣告失败,也明白自己的体质。都是没办法的事。本来抗拒奶粉的我反而开始感激奶粉的存在,若不是有这么好的替代物,怕是我二十四小时挂着坡坡也喂不饱她。据我婆婆和母亲讲,豆哥是母乳和米汤混合喂养,我是纯奶粉,因为我妈生完我生病吃药了不敢喂奶,那时候也不懂,涨奶涨得痛死也没喂。

不再执着于母乳之后,心态放松了,奶量反而有点上涨。三个月租赁的吸奶器也到期了,我便不再续了。后来我一心一意抓坡坡的作息,比起喝奶,她的睡眠更令人忧心。随着身体完全恢复,我开始慢慢实现之前想要独自带娃的想法。为了轻松一点,我把喝奶的频率调低了,也因此母乳渐渐变少。最终在坡坡百日那天断奶了。后来因为涨奶也零星喂过几次,直到我因为过度劳累得了带状疱疹才彻底不喂了。

本来想喂到六个月添加辅食的,但我一个人带她又要母乳又要泡奶实在忙不过来,而我也倔强地不愿意别人插手。婆婆待到坡坡满八个月,原本的计划是我的父母继续接力,结果超过探亲签证的半年时长,他们要来也只能到十一月份了。想着十二月底我们就回国了,我心一横,干脆自己带吧!

从刚开始固执地坚持自己带娃,到后来认清现实觉得根本不可能,再到老天给了我一次重新思考的机会,我觉得时机应该成熟了。七月份得知父母不能无缝衔接,我考虑再三决定自己带娃,但也没把话说死,毕竟没有真的自己带过,万一不行呢?在婆婆回国前一个月,我开始慢慢过渡,坡坡也很配合,辅食自己吃,一日两餐,习惯成了自然。最头大的洗澡也在坡坡和我的努力下磨合出了新的可能性。

写到这里完全离题了,罢了罢了,毕竟是一边哄睡一边手机里敲出来的文章。最后来个生硬的总结吧。估计要到一岁坡坡不再喝奶粉改喝牛奶之后我才会完全放下,抑或这会一直是个遗憾埋在心底深处。现在偶尔也会想起小小的她窝在我怀里喝奶,幸而也留下了几张照片供我回忆。养娃的日子过得太密集,记忆力都有点不够用了。现在,我独自带她一个月了,每周有阿姨来帮忙打扫卫生,累了可以叫育婴师来代替我,周末一家三口出去玩,偶尔跟朋友聚聚会,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棒的育儿生活了。父母和公婆也逐渐放心放手,坡坡也在一点点成长,我和豆哥也在一点点磨合出新的生活方式,一切都不一样了,但重要的是,我们通过了考验,这让我更有底气面对未知的明天。

EOF
77°
坡坡辅食清单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