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情绪敏感

这一年来我努力从“自动挡”转为“手动挡”,感觉对自己对生活的把控感更强了。特别是在对自身情绪的控制上有了质的飞跃,逐渐接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状态,想想都令人心安——我总算拿回了大部分对脑子的主导权了,我似乎活得更清晰了。

上周我那位自主创业的人生教练朋友拉着她先生一起做了个关于亲密关系的直播,因为我要去学画没法参加,等到回家吃完饭再看已经完美错过了。好在他们留有视频录像,于是晚上我跟石页先生赶紧趁热回顾了起来。一开始他们就介绍了一个重点——婚姻的二八法则,意思是在一段婚姻中,柴米油盐占了80%,但对于双方关系的影响却只有20%;而两人的精神交流虽然只占20%,却影响着80%的亲密关系。因此他们提倡要好好抓住这20%的精神交流,四两拨千斤地解决婚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接着他们举了一个上周刚发生的例子来说明有效沟通的重要性,然后请特邀的婚姻关系咨询师点评并升华一下主题,以专业的目光结合实例给大家更好地说明精神交流的实践方法。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看到这里,之后也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交谈,随后满足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突然想起咨询师说过的一段话:

不得不说这个故事里的丈夫情商很高,在妻子一句脱口而出的抱怨里听出了对方情绪不佳,而不是单纯地认为她在怼自己。如果是后者,也许两个人就会开始一段激烈却没有意义的争吵,最后不欢而散。但你们在最后却是以一个拥抱结束,这真的非常难得。

没想到这段“抓错重点”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因为我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

我有经前综合症,在大姨妈来临前一两天就会变得易怒易伤感。石页先生有心,也发现了我这个“毛病”。有次我们起了点争执,我突然冒出无名火对他发了火,他先是呆愣了两秒,然后突然语气轻松地问我,你是不是那个快来了所以心情不好?我被他这么一问,一下子从负面情绪中抽离开来,然后再看自己生气的理由,觉得莫名其妙、哭笑不得。后来理所当然地,我们在拥抱中达成了和解。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这段话发给先生并表扬了他也是一个对另一半情绪体察入微的高情商好先生,正在上班的他秒回了一个✌。

我这位朋友曾经在给我建议时提过,要对自己的身体敏感,包括对自己的情绪,要是能做到在被情绪蒙蔽双目前就察觉到不对,那么维持相对平和的心态就很容易了。所以其实不论石页先生是否“敏感”,我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敏感来避免这类事情发生。我也意识到一段亲密关系中“我”的作用是多么地重要,而不该把所有不顺都推给对方,甚至推给这段关系。

接着说个我洞察对方情绪的故事。在每周末例行视频的时候,妈咪一反常态对我说的每句话都“一句能怼回来三句”,我看她也不看电脑屏幕,就猜她是不是心情不好。在之后的试探中我确认了这个猜想,于是直接问她,没想到她一下抬起了头有点尴尬地说了句没事,但那之后我们的交流就恢复了正常。所以我想,妈咪可能并没意识到自己正处在负面情绪之中,但作为第三方的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及时察觉自己的情绪变化,跳出“我”以第三者的角度分析当下应该做出的反应——该平息平息,该生气生气,该开心开心,该宣泄宣泄,这样能生活得更聪明一些,更有余地一些。

还有一个故事是关于公公的。我们回国时间不长,难得住在公婆那儿,却正好遇上我表姐有空,于是晚上约出去聊了很久,很晚才回家。回家后婆婆招呼我们洗漱睡觉,以往活泼爱聊的公公却闷在书房里,甚至没有出来见我们一面。我觉得奇怪,就在睡下后跟先生说起,他说没关系,如果实在介意就明早再去问问婆婆。第二天上午情况依旧如此,家里的气氛很怪,我猜公公因为我们好不容易回家却整晚不着家而生闷气,于是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婆婆,婆婆尴尬地圆场,最后反问我们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看出来了呀。婆婆笑着说,没事,你公公就是小孩子脾气,你们进去书房哄哄他陪陪他就好了。果然跟我猜想一致,于是我赶紧拉着先生找公公尬聊了起来,他从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边玩手机边答应,到后来放下手机转向我们热火朝天地大说特说了起来,我才总算放下了心。

所以,除了对情绪敏感,还要在发现的时候正视它而不是回避它,就像我直接问母亲是不是不开心,委婉地跟婆婆打探公公的情况。同时在对待自己的情绪时也不要吝啬积极的态度,要直面自己的情绪变化,不要压抑负面情绪,而是以正确的方式疏导。

人们常说旅行的意义是将自己放置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这样一来容易激发平时很难被激发的各种情绪,这其中有好有坏,所以大家都痛并快乐着。然而我认为,日常生活中也处处是修炼场,情绪来临时切换为上帝视角看看自己,这真是件非常有趣的事,会上瘾。


相关阅读:


Click to load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