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结

看着黑名单里的他,她的脑海里往事重现。

那年他们爱得热烈,也分得干脆。因为最讨厌被欺骗的她抓到了他劈腿的证据。她头也不回地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解释的机会。

这两年每每整理黑名单,每每看见他的名字,她总是气不打一处来,但这种生气也在年年递减。直到今天,她似乎平复了许多,却更在意他现在的生活如何。也许活得更好,也许过得很糟。又或许,和她一样把对方拉近了黑名单,生活近况不对其可见。

她说服了自己,打开了他的朋友圈。

啊,是一张幸福的婚纱照。

他的微笑没变,变的只是这让他拥有这样美好笑容的人。

她的心里其实是有些不快的,毕竟爱过那么多年,多少有些放不下。

说不定是被家里逼着相亲结婚,哪可能是真爱!她安慰仍是单身的自己。

她不甘心地发了一条消息,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沉不住气,她从来都是感情里强势的那一方。

“听说你结婚了?恭喜恭喜[呲牙]”

好久没有回复,她想他肯定是删除或者拉黑了她。

说起当初为什么她那么生气仍旧没有删除他而保持着联络的可能性,那也许是因为他是她最爱的一个。那时候她只知道这是空前,而现在她更明白,这也是绝后了。

熬红了眼也没有盼来回复。说来可笑,这焦虑劲儿倒像是刚谈恋爱时候的样子。

第二天的工作她心不在焉。她还在有意无意地等着,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放弃。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越在意。越不希望别人好,别人好的话就越难受。她竟然恨不得抓个颜值高的路人拍张婚纱照传到朋友圈。

看了一整天手机,跟傻瓜一样每次看见图标上的红色数字就点进去,闺蜜群聊得热火朝天,她觉得没劲就关闭了消息提醒。下班到家,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充着,正好做个饭。

嗡嗡~

总算开机了,她想。

吃饭的时候顺手点开了手机,屏幕上提醒有一条新回复。

是他的回复!他回复了!等了十几个小时,他终于回复了!这说明他并没有拉黑她,也没有删除她。这说明他还在乎她。

她欣喜若狂,却又不敢滑开看内容。她想象了几十种他的回复,其中最不想看到的是那句礼貌而又冷漠的“谢谢”。她愈想愈不敢看,愈不敢看就愈想看,人纠结到了极点。

距离昨天发出这条信息已经过去了整整24个小时。可这一周的自转却让她感觉像在公转。最终她还是打开了消息,像参加仪式般郑重。

是一句温暖得要令人落泪的“好久不见”。

她真的哽咽了,往事像走马灯一样从脑中扫过,她以为她要死了,都说临死前才能看见这漫长的一生被压缩成一部电影,还是微电影。

“好久不见”。她复制了一遍他的回复,就像复制了一遍他们间的回忆。

这次她并没有等太久。

“最近还好吗?”她竟然能想象到他说这话的样子。微微上扬的嘴角,充满关切的眼神。

“嗯,还行吧!我们多久没联系了?好像有两年了吧,没想到你都结婚啦,好快……”她以为文字不像面对面那么直白,却还是没收住遗憾的语气。

“其实婚礼是下周”。

他不会想让我去参加他的婚礼吧!她想,又觉得他不是这么离谱的人。那他为什么要告诉我时间?测试我的反应?想挽回我?怎么可能,也来不及啦!她不明白,也不知该如何回复。

空白的两分钟,直到屏幕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有男朋友了吗?不要误会,我只是希望你过得好”。

“有啊,对我挺好的”。她在撒谎。

“那就好”。

“倒是你,我听说你要结婚还以为是两年前的那个女生呢”。她在试探。

“你…没收到我的留言么?”

“什么留言?”

“没事,总之我现在的女朋友是家里介绍的,人挺好的”。

果然是相亲呐,她觉得舒了一口气。

“嗯,我男朋友也挺好的~”她找到了反击点。

“嗯,那就好。那我们改天再聊吧,我有事得出门了”。

“好”她一边嘀咕着这么晚能去哪儿啊一边关掉了对话页面。

奇怪,什么留言啊?她很在意。但他似乎不想再提的样子,她也没有追问。

难道是新交女朋友要跟我汇报?把我当什么人!她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关了手机,没有要出门的样子,这是他第二次骗她,因为他不想在结婚前再次弄乱自己这两年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

他猜到了,她必定是把他删除了,所以看不到留言。电话不通,闺蜜同仇敌忾,又正巧碰上公司调迁,于是她彻底消失了。

两年前的四月一日,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愚人节,也是一周年纪念日。他准备了一个大玩笑,大到比他表白那次还要离谱。他想,他们在一个玩笑中开始了这段关系,也应该在玩笑中结束这段关系,结束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他准备求婚。

可没想到在他说出“嫁给我”之前她就因为误会而离开了。她很愤怒,他怎么能在一周年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劈腿。她不想听任何解释,因为眼见为实。

可是,今天是愚人节,会不会他在开玩笑?不,不可能,他从不在愚人节开玩笑,就像一年前的今天一样。


2015.04.27~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