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充实的周末

继上次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周末之后,时隔整整四周,我们又做了个满当当的计划。

早上本来计划去买菜的,结果睡了懒觉就过了时间。中午起床,我俩分工合作,豆哥煮饭,我拖地。吃完饭,我依靠着“先苦后甜”的坚强意志力,把厕所打扫干净。下午一点,我们出门奔向一个月不见的游泳池。

这天是小朋友学游泳的日子,浅水区和自由游泳区的大半都被小朋友填满。我们先“水中散步”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实在没力气走快,我也不知道在水中要加速前进的话用的是哪里的肌肉,我好练练看看是否有长进。接着我们到了自由游泳区游了几圈。由于我觉得一道两个人还是略显局促,主要是我蛙泳脚会蹬很远而且很用力,如果踢到别人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不用力游得不尽兴。于是我独自来到“有泳力者”区,发现这里做了小小的变化——底下铺了一排镜子。我估摸着是给游泳的人纠正姿势用的。但是蛙泳尚且看得见,这自由泳身子斜得厉害、蝶泳又水花四溅,更别说仰泳了,在天花板装个镜子还更靠谱,所以我不太了解这个镜子的作用到底有多大。除非……除非是用来看对面或者后面有没有人的。

休息间隙,我们这道来了一个老奶奶和一个大姐。我起先并没注意,是豆哥捅捅我小声说:看,那个人穿比基尼。我心想:你别大声说呀,万一那人是中国人呢,可后来又想哪有这种巧合,于是也没有提醒豆哥。豆哥看我不知道是哪个,又比划了好一会儿,还问我是不是美女。我说好像是大姐吧,豆哥有点失望,于是落寞地去游泳了,留我在池边休息。豆哥刚游走,刚才的老奶奶就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啊,她就说跟她一起来的那个也是中国人。我心里咯噔一下,暗自祈祷那位大姐没有听到我们的对话,同时惊讶哪有这么巧的事。又闲聊了几句,大姐游回来了。奶奶给我们做了介绍,我和大姐就中文来中文去了。奶奶觉得无聊就游走了。

原来那位大姐的老公在日本工作,于是她就跟过来,在日本待了十年了,小孩在上幼儿园。偶然说到晚上我们要去梅田看柯南剧场版《远海的侦探》,大姐表示她可以开车送我们。我看大姐挺和善,说话也靠谱,况且还有日本老奶奶,应该人品信得过,虽然刚开始很客气地谢绝了好意,但推就了一番也就应了。我回头跟豆哥说起这事儿,豆哥说不太好坐别人的车吧,而且时间也不正好。不过大姐坚持说我们留学生不容易,她也有认识的在我们学校所以倍感亲切,还一边跟老奶奶说明一边解释说他们也快游完了。我看盛情难却就上车了。刚好出来的时候下雨了,有车接送省了很多麻烦,我们也很快就到梅田了。

谢过大姐,我们先买了电影票,接着去吃回转寿司。看完电影就回家休息了。

(小学生结尾再次神降临)真是充实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