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界的一株奇葩

@ 二零一七

上周末石页先生吵着要去吃新加坡螃蟹,结果比第一次更令人失望,连他都改口说不再来了。隐约听到邻桌的中国游客在跟服务员反映说螃蟹臭了,之后便越吃越觉得不对劲,大概是一只处在“快坏还没坏、没坏就要坏”临界点上的螃蟹吧。

饭毕,我们使劲儿想着还能玩什么,没有好看的电影,也不想唱歌,真是年纪大了,出去玩也想早点回家,连在外面吃晚饭都觉得累。石页先生想起自己皮带坏了,我们就打算逛逛百货。结果刚下一层看到优衣库就进去了。

买了条商务休闲的皮带,平时穿戴够用了,非常正式的场合可能还是不行。不过他说反正也没有什么特别正式的场合。接着我发扬了伟大的中华民族特色——来都来了,于是逛了一圈,买了两件衣服。回家发现还能套着穿,可把没怎么研究时尚的我给乐坏了。我觉得衣服挺好看,就想自拍一张发友圈,不小心凹出了这种姿势,简直是我本人自拍的巅峰作品,棒到精心修图贴来博客。

自拍的巅峰作品
自拍“癫”峰

最近在致力于离开桌椅,走到户外,所以博客更新的频率有所下降。我这忽上忽下的性格哟,抱住可爱的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