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皆兵

@ 二零一七

高中毕业和石页先生成为男女朋友以后,虽然刚从早恋的世俗想法中解放,但仍然有些犹豫和局促不安,所以一直瞒着家里。直到大学三年级,我才怯生生地告诉了我妈,她让我先别告诉我爸。不多久我爸就知道了,估计是我妈找了个时机转告了他,不过我爸并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偶尔在朋友的聚会上发表自己的婚恋观——好好读书,毕业找个好工作,再谈婚嫁。那时候我觉得哪里不太对,后来才明白,找个心爱的人太难了,不像读书和工作可以靠努力争取,服从安排。再后来网上不是流行过一个段子么,“大学不让谈恋爱,但毕业了就得结婚。”好在我幸运地早早遇到了石页先生,我的父母也相对开明达理,没有逼迫我做决定,只是旁敲侧击。

大学毕业以后,我和石页先生来到日本留学。三个月后为了节省生活费开始同居。爸妈担心女孩子家吃亏,于是一直劝说我们结婚。我嘴上答应着等纪念日便去大使馆领证,一边因为学业和生活需要适应并没有多少精力去顾及,外加本身都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一直没有付诸行动。年轻的时候觉得单身好,本来我也是不愿意安定下来的性格,更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一年多后回国,还没到家就受到我爸妈的催婚暴击三万点,只好答应下来。事实证明,后来我非常后悔,因为我真的很想把纪念日统一起来,而且我本就没有当面被表白,现在连求婚的机会也被变相剥夺了。于是,当我和石页先生相继毕业以后,切换到催生频道的爸妈发起第二轮攻击的时候,我非常坚定地反驳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好好沟通一下就取得了理解。后来老爸家的兄弟姐妹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像商量好似的纷纷生了孙,于是爸妈开始坐不住了。不过由于我态度坚决,也确实不放在心上,所以每次怼回去就算,偶尔跟先生抱怨一下真没玩够真不想生,也就过了。好歹人不在身边,逢年过节也不受困扰。

上个月我终于决定要辞掉三年的工作,在家稍作休整,好好规划人生。爸妈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询问生娃计划,我倒认真地犹豫了起来。都说越年轻生越好,反正要生不如早点生。又说只有没生后悔的,生了的从不后悔。于是我和先生好好讨论了一下,觉得有一个爱情结晶一定会很令人开心,肯定会很幸福。但问题在于,现在我们已经非常幸福了。不,关键问题在于,我不想生。为什么呢?因为有了孩子以后,凡事都要把孩子考虑进去,这对我来说真是不小的挑战。从小就独立的我,不愿意去考虑别人的问题,所以在恋爱当初,我因为不习惯规划未来的时候要算上一个充满变数的他,导致我混乱了很久,觉得头疼麻烦。现在倒好,得再多考虑一个人,一想到这心便开始慌了。

表亲戚家的孩子越来越大,每年都会来我们家做客好几次,而每次据说都有个“批斗大会”。平时都是我妈在说我,我以为我爸理解我支持我,没想到他也到了做外公的年纪,开始有了想法。表妹的孩子是家族里的第一个孙子,那时候集万般宠爱于一身,喜欢小孩的我和先生也常常让她用微信传照片给我们看,甚至为此建了一个三人群。最近一次视频的时候,表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姑姑语重心长地劝说我生孩子的时候我还有些奇怪,为什么跨界跨这么远。(因为奶奶家只有我爸一个男孩,所以姑妈姑姑们都听我爸的,平时不会多过问我的事情。)后来表妹跟我透露说我爸对她“施加压力”,让她多来劝劝我,于是真相大白。我跟我爸“对峙”之后,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在我面前提生孩子的事,但有我妈这个神助攻,我算是真真体会到他们的急切心情和我身上背负的压力了。

于是现在,爸妈分享家族聚会孩子们的照片,视频时谈论起朋友生了孙子,表妹在群里传小侄子的照片,告诉我怀了二胎的消息,我从开始饶有兴趣的搭腔,到现在的沉默,我变得草木皆兵,我觉得他们别有用意。而这些别有用意让我喘不过气,于是只好默默走开,选择不再搭理。甚至好朋友怀了孕生了娃的好消息我都不敢跟爸妈分享,害怕战火重燃,殃及池鱼。每次我勇敢地表达我当下的想法,因为太过纠结,连我妈都听烦了,最后努努嘴告诉我,等想好了再与我说罢。我也只好黯然作罢。

我和先生,之前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养育孩子,受经济压力这个客观条件的制约,并没有考虑太多内心的真实想法。直到工作进入稳定期,到了可以要孩子的阶段,我们却发现自己太过爱对方,只想和对方一起到永远,不想要“第三者”。石页先生也会在知乎上看了一篇生孩子科普以后跑过来抱住我说,还是别生了,我怕失去你。而我考虑的更多的是,以后旅游怎么办,以后到处旅居怎么办,让孩子跟着我们颠簸倒是其次,转校手续想想就头疼。要不干脆我在家教得了,不是有个很成功的 homeschooler 翁天信么,还有郑渊洁的孩子。于是生不生孩子这个辩题的正反方一直没有决出胜负,我也累得精疲力尽。

昨天老板请我们吃饭,算是送别会。席间她也问了生孩子的问题,我说这也是我接下来一年间要好好思考的课题。也许 life coaching 以后会有答案。又或者,等十月的时候去看看同事的孩子,说不定又会有新的想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