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奇怪的事

说一下前几天在大久保车站碰到的事。

平时,每天下课,我都要教豆豆日语。那天正好碰上单元复习,又下雨,于是我们就躲在车站里聊天。我把伞吊在一旁的桌子上(反正车站里就有桌子),然后跟豆豆聊得不亦乐乎。当然我时不时会瞄一眼我的雨伞,虽然我知道不可能被偷的。

在日本,看惯了把钱包塞屁股口袋里大摇大摆在街上走的路人,还是那种长型的钱包,塞口袋里还长出来一块。别说被人拿走了,有些裤子档低的年轻人,钱包都快被他走路时疯狂摆动的屁股顶掉出来了。大概他们想,即使掉了,也会有人捡起来,然后一句すみません就回来了。

那天我们大概聊太起劲了,我们离我吊伞的地方越来越远。豆豆常常把我拉回来,然后在起点继续侃。终于,我差不多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完,准备回家饱餐一顿的时候,来了个看似和蔼的日本老头,不是怪大叔那种哦,这个爷爷穿着衬衫和西裤,带着金边眼镜,大背头,白发闪闪发光,靠着桌子在看前方墙上的宣传海报。

我看爷爷想看海报,但是最佳观赏位置却被我们挡住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让豆豆让一让。正好也差不多是分别的时候,我就想着等爷爷走过来,我再过去拿雨伞。可是即使我们让开了,爷爷也丝毫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这让我觉得有点奇怪。

但相比于这点,我更关心拿回雨伞回家。于是我走向爷爷,低头哈腰,咕哝了一句すみません,准备把雨伞拿回来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看到爷爷偷偷顺我的伞!

只见他头依然高抬看着海报,身子却不住地蹭桌子,确认伞柄的位置。同时双手交叉在前抱着一个包,然后趁人不注意,缓缓底下膝盖,用一只手快速地拿起雨伞。而在此过程中,他的目光没有游离,一直都保持着“我在看海报”的姿势。

我惊讶了,但是我已经顺势而去,すみません也脱口而出收不回来了。当我凑上前去的时候,爷爷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就直接把雨伞还给我了。从他顺伞到我向他要伞,前后不过1秒钟左右。不知道爷爷有没有发现我发现他偷偷顺伞的事。

这件事让我震惊不小。也许爷爷想,反正是弃伞,还不如自己用,recycle,哇,爷爷好先进。其实我还蛮喜欢那个爷爷的,这么一来,我只是多了一份失望而已。

所以期待不能太高啊。日本人也是人呐。只是藏得比较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