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见人心

从实习的地方准时下班,出了公司大楼就发现天气不是很好,风有些大,还夹杂着水珠,是快要落雨的迹象。一路电车,出站时已经飘起零星小雨,我想吃热的晚饭,于是不但没有选择外带,还在晚饭后惬意地刷了好一会儿微博。

从麦当劳出来已八点有余,路上滩滩水洼正是下过雨的最有力证明。我轻松地从水洼上跃过,在等待电车通过的信号灯前抱紧双臂。早上出门时看过天气预报,27-28度,风大。看来还是挺准的。过了铁路,在距离家里还有10分多钟路程的地方,雨越下越大。本以为会一直维持这种程度的降雨量到我回家,没带伞也毫无压力。但没想到的是,像是追赶今夏最后一场雨一样,天公突然使出了全力。我看形势不对,急忙小跑起来。无奈刚吃饱跑不动,真跑动了又怕阑尾炎,于是就一步三跳地蹦到了一棵大树下。

早上上班路上还嫌弃校园里的银杏果子落满地散发的恶臭,下起雨了才知道珍惜路边一排排繁茂的大叔大树为我“挡风遮雨”。总算是傍到一个大款……树,心里正想着好幸运啊,雨就下得更大了,静谧的校园回荡着大滴大滴的雨珠拍打树叶的声音。现在想起来,随着雨声的渐大,我的嘀咕声也慢慢加大,还不停左顾右盼,想着下一个冲刺中间站应该在哪里。就在此时,两个撑着伞的小哥路过。我不是没注意到,因为自从雨变大以后,对于每个撑着伞的同学我都甚为敏感。但这一切都在我的潜意识中进行着,我的表面意识显然比较关心如何回家。

我瞄准了会馆的电梯,准备在雨小一点的时候先冲过去。大概是我左顾右盼,无限嘀咕,充满愁容的样子“惊动”了两位小哥,他们竟然折返回来问我是不是去车站。好像我的潜意识已经算到了这一切,有一点梦想成真的喜悦感涌上心头。只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家和车站是两个方向,于是我指着反方向说:“不,我……”搭话的小哥见有人走过来以为我在指她,就说:“你在等朋友哦”,然后转身要走。我上一句话被他打断没有说完,又来不及反驳他的话,于是跟卡壳的唱片机一样:“额额额那个……没……没关系的!”,其实解释的话全在心里用中文过了一遍。说完这句,300度的近视眼前已是小哥们朦胧的背影。

现在我也不明白,到底是小哥有些害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送女生一程却直接被拒绝所以不好意思地速速结束对话,还是日本人讲话就是这么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