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送别会

@ 二零一四

阪大经济的院生(硕博士研究生)都有所属的研究室,这是不同于 seminar 的存在,一个研究室有可能跨专业、跨年级。而赛恩我所属的研究室是604,位于法经研究栋6楼。说实话有个研究室挺好的,不用担心图书馆没座位,又有一个接触日本人的机会。恰好604非常小,一共只有不超过十个人,而常驻的也只有四五个,所以刚开学那会儿我常往研究室跑,也算和室友们有了一些交情。

由于疏忽,我错过了入学那年的迎新会。但后来他们为我补办一次,来的人有黑川、相良和谷口。而今年的毕业送别会,还是同一阵容。本来说要来的同期田端也因故没能出席,不得不说有点遗憾。

还是和一年前一样,我们去了阪大附近的一家居酒屋——源树屋,大家似乎和老板会认识。他们问我爱吃什么,我不假思索地说生鱼片,于是就点了一大盘给我。席间问了我的研究——因为自从换导师之后就一直在老师办公室,鲜少去院生研究室了——以及我的工作,好在刚刚找到一个,不然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我想,在他们眼中,外国人应该是比较努力的吧,希望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好久不见,我也问了他们的近况。黑川和相良都升上博士三年级了,谷口好像要延期的样子。谷口其实是位老爷爷,工作了以后发现有想要研究的课题又重返校园,想必不容易。他这份追求的精神让我更坚定对于喜欢的事情一定要坚持的信念。看着他们热衷探讨学术的样子,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不爱学习嘛!

田端本来说可以来,但是后来又联系不上了。看看时间很晚了,黑川说估计来不了。相良笑着说,如果陈(赛恩)也没有来的话,那还算哪门子送别会啊。我扑哧一笑。

相良是他们中间比较内向的一个,也是相对跟我交情深一些的学长。可能因为他的位子就在我边上,也可能每次我去研究室他几乎都在。最后交论文的日子,我顺便把研究室收拾了,很多不想带走的文具和生活用品我都留给了他,还请他通知我如果有送别会的话。后来我去研究室一看,送给他的纸巾被他放在研究室的书架上了,没有被“独吞”。

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话好聊,日语不好仍是硬伤,估计也有相熟度的问题,所以没有什么话题。那些嘘寒问暖结束后,就是问些中国的事情,这些我倒是非常乐意说。不瞒你说,被日本人问了很多有关中国或者福建的事情后,更加了解祖国了,或者说,更加了解别人眼里想要了解的那部分中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