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天我在干嘛

4,070字 187阅

最近有些零碎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写的必要,但总结本身令我心里舒坦,所以就有了这篇认真的混更。

新家软装

新家交房一段时间了,每周都会去一次,搞搞这搞搞那的。坡坡睡着以后我会研究一些软装,然后等周末过去实施。截止目前已经弄好的有:餐桌、餐椅、厨房置物台、落地灯、主卧吊灯、次卧吊灯、厨房吊灯、梯子、垃圾箱、挂钟、人工草皮。接下来还要做的有:玄关地板、卫生间地板、盥洗室地板、人工观叶植物、地毯、窗帘绑绳等。之前在宜家网购无法下单急得我团团转,疫情严重也不敢去实体店,焦头烂额却给了我更多时间思考要买的东西。最后又莫名其妙可以下单,购物车里已经是深思熟虑后必买的东西了,也算因祸得福。因为在调查方面做得比较细致,所以前期收集信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也因此进度很慢。刚好适合带娃的节奏,反正也急不来,也不用急。我们打算等夏天过后彻底确认没有味道了、疫情也稳定了再搬家,还不知道在那之前,原计划的保育园见学能不能成行。这里有位想从全职妈妈跳槽的女士,想回归职场了。主要房贷摆在那儿,坡坡这个四脚吞金兽也不省事儿,老夫必须得出去打工了。

新家的视野实在太好,不开心的时候往阳台上一站,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是看看风景,心情就会好很多。我们家阳台朝东北,虽然日照条件不够理想,但能看到北面的山、南面的海和俯瞰整座城市,可以说是无上的景致了。我也想要朝南的阳台,但是偏偏新家的南边是栋大高楼,如果要在朝向和被遮挡的风景中二选一的话,那我还是选择前者。好在层数够高,虽然过了中午就没有直射日光的喜悦,但还是挺亮堂的。新家周围是闲静的住宅区,我特别喜欢。以前觉得去车站也一定要平坦道路的我竟然没发现回家的路有个小上坡,更别说从家里去便利店也是上坡却走得满心欢喜,因为是我喜欢的街並み(街景)啊!

整理人生

借着即将搬家的契机,我开始认真整理所持物了!为了搞清楚哪些该丢哪些该留,我便一下子将之上升到整理人生的层面。之前写了个生存清单,可能还需要再修改一下。至于虚拟方面,对网络服务的再次削减便成了新目标。而历史遗留的网盘整理及照片整理也一并提上了日程。

搬家之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新生活了。之前一直租房,曾一度兴致勃勃要改装却在收集信息后就被繁杂的内容劝退。因为日本租住的房子都附带必须在退房时返回原状的义务,所以要改装还真不容易,要改得漂亮也很难再复原了,所以此事不了了之。家里一直处于没有整理好的状态,那么新的叠加也没有整理的欲望,便陷入越来越乱越乱越不想整理的恶性循环。坡坡出生后,父母过来帮忙时实在看不下去,也因为必须添置很多新东西,所以不得不整理了。爸妈帮我归类好之后,我又陷入找不到东西的悲惨境地。总之,我们打算在五一黄金周好好整理一下东西,本来计划回国因为疫情无法成行,倒也能充分利用这个空档。

整理网盘

这是多少年前就写在to-do list of the year里的啊!随着网络服务的第二次大清扫,终于开了个头,希望我不会半途而废。话说我整理照片时找到很久以前做过的性格测试,说我是因为害怕麻烦而拖延不干的type,想想还真是。不过在常年与整理照片作斗争的过程中我领悟到,乱做好过不做,所以每每看到从海量底片中选图修图整理成册的老照片,都觉得自己实在太伟大了,照片修得乱七八糟也毫不在意。

话归正题,这次决定跟微软和Mega说拜拜了。仔细想想近几年除了用Onedrive做网盘备份就再没用其他微软的服务了,于是整合网盘至苹果和谷歌,正好iPhone照片空间不足订阅了iCloud的50GB套餐,所以iCloud成了主力。Google One暂时无用武之地,可能以后会用来作为重要文件的双重备份基地。不过现在于我而言到底什么是重要、重要的东西又是否真的重要、有多么重要等等成为了新的课题。大概年纪大了,越看越淡了。

微软Onedrive被我彻底清空了,16GB的容量留在历史里。曾经有过25GB的时候,后来被微软收回我就有点心灰意冷了。电脑端手机端都卸载了Onedrive,但微软账号我还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反正现在我已经修炼到不需要物理删除也能忍受的境界了,不用就等于没有了。跟「人离开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的消失,只有离开所有人的记忆才是真正的消失」是异曲同工的。

对话体小说

最近偶尔会在Youtube广告里看到日文版的对话体小说App介绍,想起我曾经也写过几篇1。整理网盘的时候翻到当时保存的协议,想到自己第一次做写手,跟对方编辑谨慎又谨慎的对话,忍俊不禁。作为在间隔年的各种尝试之一,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更适合干点别的。主要是自己在这方面的兴趣没有强烈到可以克服漫长的起步时期,更别提微薄的薪水还不如我去日本小饭馆洗碗。明白了这点之后,过了新鲜劲儿也就没有再继续了。现在旁趣和三言两鱼都没了,不知道对话体小说还有市场么?

旁趣《保密协议》 旁趣《保密协议》
旁趣《保密协议》
旁趣《作品版权归属协议书》
旁趣《作品版权归属协议书》
旁趣《笔仙》&三言两鱼《整容后的初次相亲遇到了前男友》
旁趣《笔仙》&三言两鱼《整容后的初次相亲遇到了前男友》

更新摄影页

我的摄影页shuiba.co/photography上传了新照片啦!因为代码太奇葩,所以更新起来略费劲,又因为时隔多年手艺生疏,弄了好久才搞定,可喜可贺,可叹可庆。目测等到所有照片都整理完还得再大改一次,没办法,处女座的完美主义令我想要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如果我到时候记得的话,会加上年月份的。话说选照片也是个实实在在的苦力活,刚开始觉得每张都好,选出来以后越挑越少。当初写这个摄影页花了不少精力,我觉得我日后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时间和体力了,所以我要好好珍惜它,定期给它浇浇水施施肥,不愧对我这个民间摄影师的称号(谁给起的?)。

2020-12-30更新:我决定删掉摄影页、重启Instagram了。到时候会把辛苦查到的代码都整理到Github上做个记录。

消失的网易相册

在整理谷歌相册的过程中想起了网易相册,间隔年的时候搬了好多照片过来,但还剩下2015年和2016年还未整理。结果搜索「网易相册」的第一条结果把我看懵了——是知乎问题:网易相册停止服务,照片拿不回来怎么办?我点进去一看才发现大事不妙,原来去年这个时候就决定关闭了,没用网易邮箱的我自然也没看到那封重要的邮件,结果一年之后才得知这个噩耗,实在是太可怕了。网易好像延长了下载照片的时间,只是于我而言已经是过期不候了。

翻了翻谷歌相册,虽然2015年和2016年仍有一些照片,不至于看起来断档,但最近我倒是结结实实想起来了,跟豆哥去巴厘岛度假的照片没了,第一次带爸妈旅游去杭州和乌镇的照片也没了,伤心不已。豆哥说,这说明我们得再去一次,他还记得独栋villa的惬意,又激起了我心中想要旅游的涟漪。据微信都市传说里张文宏教授说,疫情需要一两年才会平复,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带着坡坡再去一次巴厘岛呢?

2020-05-17更新:第一次因为懒惰获得利益——跟父母去杭州的照片因为没来得及整理,所以好好的待在网盘里,耶!失而复得的喜悦真是太爽啦!

整理视频

这也是个历史遗留任务了,因为视频主要在网盘里,所以归类在整理网盘中。4月11日终于把Mega里的视频都上传至谷歌相册了,优酷上的视频也在处理中。因为下载优酷视频有水印还耽搁了一阵,随便找了找方法试了试行不通就放弃了,不想花太多时间在这个上面。等到优酷上的视频也都下载并整合到谷歌相册里,就又可以跟一个账号说拜拜了。

2020-04-19更新:优酷上的视频清!空!了!哎呀神清那个气爽~话说我可能有一两年没用过优酷了,看剧都是Youtube或者其他专供海外的非法视频网站,而且也不太看剧了,太浪费时间。

话说本来用优酷官方客户端下载转码都很顺利,但有一个豆哥的视频无法转码,于是试了几个kux转mp4的软件才发现,问题应该出在kux上。遂又深入探索了一下直接从优酷上下载视频的方法,都失效了。最后用了录屏软件曲线救国,又剪辑了一下,这才搞定,我太难了。就这样,一个美好的周末结束了。感谢豆哥倾力带娃,感谢坡崽乖巧懂事!

顺手把博客上的优酷链接都调整了一下,一些自制视频本来想用图床直链,但大概是Bitcron有限制,似乎大于10M的视频就无法刷出来了,于是又查了一下其他自建图床的办法,觉得还是太麻烦了。最后花落B站,有种折腾了半天又回到原点的苍凉感。罢了罢了,反正B站账号我也留着,不会多占空间。

2020-12-30更新:图床搬到Blot了,B站上的视频也搬回Dropbox了,清清楚楚!

整理书签

东西真是越整理越发现需要整理的好多。顺手整理了一下浏览器里的书签,好多过期的欲望随着404的网页一并流逝了。更多的是意识到我除了保存自己的网站便于访问,就再也没有用过书签了。那些想保留的网页也只是为了「稍后阅读」而存在。

其他

在谷歌相册上归档老照片时看到一张极美的枫叶图,遂下载用新欢Ultralight修了一下,有种挖到宝的感觉。我还记得拍照时的情景,景色太美,iPhone摄像头对于红色的捕捉差强人意,但照片仍旧没有实景美。看看相片数据发现是2012年12月拍的,真是long long ago了。在豆哥的吹田校区,是我去上工科的选修吗?我也不记得了。修图我选择了平时几乎不用的如梦如幻效果,意外的适合。打上2020年的logo放入「生活2012」的相册里了。啊清爽!

枫叶

另外我还翻到小学时候画的国画。美术课上主要是临摹,临摹得很像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好自豪的,不过当时可是赚足了崇拜。我记得画这幅画时我告诉自己下笔要潇洒,因为必须要内化而不只是单纯模仿。也就是说,不是照着原图一笔一划复制,而是消化对这幅图的理解和笔法,使之成为自己的东西,然后再通过自己的画笔表达出来。现在看来,当时真是掌握了绘画的精髓。我还清楚地记得,画完之后有种「成了!」的感觉。这幅画果不其然仍是得了「优」,被文学素养极高的外公看到便提出要收藏。退休之后外公读史读诗、画画写诗、整理老照片框表起来,也将我这幅画细心裱褙并提了词——幼年佳作,初露光华。深冀再造,前途无量。外公已经过世很多年了,这幅画还贴在外婆家的墙上,宣纸都被虫吃空了。我仍时不常想起外公,我觉得他能理解我很多想法,又或者说我能理解他很多想法。现在他仍是我非常尊敬且向往的人。

国画

最近对绘画的思考又上了一个台阶,画画跟写作一样,是一种表达,学习技巧只是为了更准确地表达,没有技巧也能表达。总之,着手坡坡的艺术启蒙似乎找回了我对于艺术这件事的初心,还是有种强烈的向往,只是到底有多强烈,我也不知道。好像知不知道也没关系,做就好了。希望我能做个保护住坡坡想象力的妈妈,说不定不久之后谷歌相册里就全是坡坡的画作了。

好了,终于写完了,好爽!现在是2020年4月12日凌晨1点52分。啊不能熬夜,免疫力会降低!我去睡了,晚安!


  1. 笔仙,写于2017年8月3日,发表于旁趣。
    三重奏,写于2017年8月10日,发表于旁趣。
    整容后的初次相亲遇到了前男友,写于2017年8月13日,发表于三言两鱼。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