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全世界都给她的瞬间

1,570字 194阅

5月11日写了一半的文章,给它补完。现在七月底了,有些细节记不清了,睡觉的情况也完全不同了。现在都是我陪睡,牵着小手一起睡。

一个人带娃的最大难点在于,当你自己累了却仍要照顾娃的情绪。没人可以代替你让你先去喘口气,于是这口气就发泄在了娃身上。

我跟豆哥不太吵架,吵架也多是冷战,不会大小声。所以刚开始我跟坡坡发脾气的时候我也只是不想理她,但你越不理她她就越着急哭得越厉害也就越烦人,所以这是个恶性循环的无解题。于是我想,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把我生气的原因告诉她。然后久违地我开始大声说话了。(上一次还是青春期跟我妈吵架的时候吧。)

坡坡当然是越哭越大声,于是我也越说越大声。因为本能想要躲避她,所以节节后退,但她因为想要我的拥抱而紧紧拽着我的裤腿。就这么拉锯到我把想说的都说完了,似乎气也消了一大半。我开始有些心疼她,坐下来抱住她。她的哭声一下子小了下去。我冷静了下来,轻声把事情简单复盘了一遍,与其说是讲给她听,不如说是讲给我自己。她好像能听懂,哭声随着被安慰渐渐小了下去,又在感到委屈或抱歉时大了起来。最后我紧紧抱着她不停地说爱她,她转为抽泣,小脸蛋一直匐在我的左肩。

我抱着她没有说话,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然后猝不及防地,她突然推开我的身子歪着头对我粲然一笑,接着又紧紧抱住了我,继续趴在我的肩头。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击溃了,愧疚涌上心头,溢出眼眶。我知道那个笑是她在对我说「妈妈我没事了」,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吵架之后给我这么明确的反馈。

坡坡这阵子迷上了荡秋千,到公园里看到秋千就会冲上去。公园里还有其他小朋友,大家都是排队玩,坡坡也没有耍过脾气,就望眼欲穿地等着。有时候她自己不想等就会跑去玩其他的,我也心照不宣地观察着秋千那边的情况,有空位就会拉她过去玩。

某天机会来了,我让她赶紧收好去玩秋千,她看了一眼确认有空位,便兴高采烈地朝着秋千奔去。谁知此时附近一个比她大的小朋友更快地跑过去坐上了秋千。当坡坡意识到时也跑到了边上,脚步霎时停了下来。她呆呆地望着开心荡秋千的小朋友,眼里好像有深不见底的失望。我心疼极了,蹲下来抱着她说再等等,她没有回应,就一直默默看着。看着她的侧颜,好想把荡秋千买回家。

豆哥哄睡比我有效率得多,我四十分钟起步,他一般十五分钟搞定。究其原因,大概是坡坡很想跟我玩,所以总是从床上起来找我,一站起来自然就没了困意。所以只要豆哥在家都是他哄睡。

于我而言,能挤出一小时做自己当然乐意至极;于豆哥而言,能帮上忙又不费劲,何乐而不为。只是对于坡坡自己来说,恐怕更希望我能陪着吧。即便如此,全职妈妈需要喘口气,家庭成员各有分担,所以除非我母性大发,不然总是默默走开,进入自己的小世界去狂欢。

怕坡坡反应太大,有时我只能看准时机干脆离开,不敢对上她的眼睛,甚至不敢说声晚安。后来坡坡明了了,我也能抱着她回小床上,亲亲她再摸摸她的背道声晚安且缓缓退下,挥手间迎上她焦虑的目光,烙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多数时候门一关她也就知道了放弃了,偶尔会隔着门传来着急的叫唤和豆哥耐心的劝说声。

大概从那时开始,睡前故事越来越难读完,告诉她到点要睡觉了,她便不安起来,快速翻书,然后再拿出新的递给我。我们知道她的心思,所以也并不强硬催促。往往拖个十几二十分钟,她也就作罢了。某天她一反常态,没有管我就进了房间,豆哥见状便提醒了一句「跟妈妈说拜拜」。我累极了躺在懒人沙发上看着她,笑着挥挥手,她回头向我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我。豆哥温柔的催促声从她背后传来,我也一直重复着拜拜,但她仍是一动不动地望着我,眼里好像写着「好想要妈妈陪我,但是我知道妈妈不能陪我」的失望和试探。我瘫软在沙发上没有动,看着她的目光里极力传达着「妈妈好累,让爸爸陪你睡觉吧」的信息。她好似看懂了,过了一会儿举起小手对我挥了挥,便转身走进房间,脸上写满了不舍。对比我陪睡时跟爸爸高兴的拜拜,不禁让人心疼。即便我知道她承担这些并不是件坏事,我优先照顾自己也对她有好处,但那个无奈的挥手拜拜就这么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抹去。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