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磨海滨水族园 (4P)

1,177字 55阅
须磨海滨水族园
躲猫猫四连

上周天我们一家三口去了须磨海滨水族园,我一直以为是须磨水族馆,为了给相册起名特意查了官网才发现并非如此。大概规模不够大?或者想搞个特别的名字?总之,是适合小朋友去的地方。因为新冠肺炎,很多场馆仍是闭馆状态,live也只有海豚表演可以看。但当日人潮汹涌,我们就没去凑挤1了,顺着坡坡的生物钟随意地逛着。

九点一刻出门,到达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大门口排起了长龙,我跟豆哥倒吸了一口凉气。豆哥推着小坡去排队,我屁颠儿地去问了工作人员小哥要等多久,他说十五分钟,我心里暗叹「还好还好」。顺利买票入园后,我去问了海豚表演得提前多少去排队,工作人员小姐姐支支吾吾说可能要一个小时吧,我跟豆哥就决定作罢。

刚开始我们随大流逛着,坡坡坐在婴儿车上太矮了什么都看不到,就给抱出来了。豆哥把坡坡放在肩膀上看大鱼,坡坡一脸懵懂。我猜她大概是没想到鱼竟然这么大。豆哥说,「这条鱼也太大了吧,都可以把坡坡吃掉了」。我一脸黑人问号,什么迷惑发言???走了一段豆哥突然惊醒,「我们得先去吃午饭」。坡坡的三餐时间都比较早,另外错开饭点也不用排队,所以我们都乐于跟着坡坡的作息。我不禁夸奖豆哥,「还好你记起来了,不然就悲剧了」。豆哥很自豪,「我不累的时候都想很多的」。我二度黑人问号。

午饭点了平平无奇的乌冬面和牛肉盖浇饭,好久没吃到这么传统的味道了,有种「妈妈的味道」的那种感动。饱餐一顿后,上午没怎么下地的坡坡开始放飞自我了,在餐厅外面的花园里乱跑,豆哥坐在边上的长椅上休息,我护着疯跑的坡坡。以前我俩出去玩的分工是:豆哥负责带路扛行李,我负责拍照享受。现在的分工:豆哥负责带路扛行李,我负责拍照带坡坡。玩得差不多了,我们把坡坡抬上婴儿车,塞了个奶嘴,因为也挺累的了,看完企鹅出了场馆太阳好大眼睛一闭就睡着了。我俩赶紧找了个长椅坐着休息,对面海豚馆里传来阵阵音乐声和欢呼声。

坡坡睡醒之后我们就认真带她去看各种海洋生物了。坡坡除了看到企鹅有点反应之外,其他都是一脸漠然。她有好些海豚的玩具和绘本,是认得海豚的,但是当天没看到海豚表演,只看到池子里的一只在自己玩的海豚,虽然也有跃出水面溅了我俩一身水花,但只是半个身子,我强烈怀疑坡坡根本没认出来那是海豚!

都看得差不多了,到了坡坡吃零食的三点钟。吃完我们去纪念品商店挑选玩偶,没想到坡坡还是最喜欢家里已经有的小海獭,那是很早以前我跟豆哥去的时候我买的。我很欣慰,「不愧是我的女儿,喜好跟我一致」。豆哥实力拆台,「难道不是因为小海獭是所有玩偶里最可爱的所以你们都选了它吗」。净说大实话!

好不容易说服小坡海獭家里有了,才出了商店门。坡坡又跑了几个来回,这才有了开头的那组照片。我坐在椅子上休息,换豆哥在外侧看着。坡坡在柱子间穿来穿去,听我妈说这也是我小时候很爱的游戏。小朋友都爱这种游戏。我调整好角度,等着坡坡的出现,咔咔咔咔,四张照片一气呵成,我满意地收起了手机,站了起来跟豆哥说,「回家吧」。


  1. 福州话直译。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