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坡得了重感冒,发烧了的那种

2,435字 80阅

坡坡得了重感冒,发烧了的那种。这是坡坡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病。四个月的时候因为疫苗反应烧了半天,我们惊慌失措赶去医院,好在下午就退了下来。十个月的时候又因为流感疫苗得了小感冒,一岁以内的小娃娃要分两次打,于是得了两次感冒,鼻塞流鼻涕夜不能寐,折腾惨了。好在坡坡身体强健,可能继承了豆哥的王者免疫力,之后再未生病。直到前阵子,一岁八个月的她大概是被一起玩的小朋友传染了,入秋的时候气候转换果然容易中招,这次不再是疫苗反应而是真正的生病了。

周四晚上哄睡的时候发现她鼻子有点堵,好不容易睡着了,出来跟豆哥汇报,豆哥还不以为意,我也将信将疑。结果半小时后接觉时因为呼吸不畅接不过去大哭,豆哥冲进屋抱起来走了好久才又终于睡稳。这下豆哥信了,我也慌了。我俩回忆了一下,罪魁祸首可能是前一个周末在室内游乐场那个近距离发射飞沫的少年,也可能是傍晚在公园里一起厮混的固定玩伴,正好周四下午去的时候听另一个妈妈说没来的小男孩感冒了。不管是怎么得上的,既然得了,只能面对。豆哥大义凛然地拍拍胸脯:放心有我在!

巧的是那周的周五豆哥休息,晚上我俩分工合作,总算熬过了一晚。第二天周五,坡坡除了一直流清鼻涕,毫无其他不同。心情很好,精神头也很足。豆哥很高兴,「坡坡身体真是好啊,应该明天就能痊愈了吧」,我开玩笑说,「搞不好明天就发烧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第二个晚上坡坡鼻子没那么堵了也习惯了生病的状态没有那么闹了,所以豆哥一人扛起了哄娃重任,得以让我好好休息。即便如此周六早晨我还是起不来,最后还是被豆哥叫醒的,说坡坡身子有点热,好像发烧了。我以为坡坡刚睡醒身子热没太在意,再加上仍然很困,便只昏昏沉沉地说没事,等等起床量一下体温。清晨刚哄过坡坡就再没睡着的豆哥比我清醒许多,他犹豫了一会儿拿了体温计进来直接量了。「38度2」,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摸摸坡坡的头和身子,真的很烫。但看她精神还不错,便暂时放下了心。

作为一个有着先进育儿知识和久病成医经验的我,对于感冒发烧还是比较淡定的。后来想想,还好我稳住了,不然可能整个过程都会很煎熬。确定发烧之后,我跟豆哥商量了一下决定先观察。所以我们照常起床洗漱吃早饭,坡坡丝毫没有受到发烧的影响,该干嘛干嘛,心情不要太好。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她退烧了,一量体温,果然降到了37度左右。豆哥跟我虽然挺开心,但也知道这应该只是暂时的。果然没多久,坡坡又变成了小火炉,体温回到了38度5。虽然我心态很稳,但这毕竟是坡坡第一次感冒发烧,还是决定去医院求个安心。之前一直去的小儿科关闭了,还好我从其他妈妈那边听到另一个小儿科不错,就推着坡坡去看病了。

毫无意外坡坡一见到医生就嚎啕大哭,但医生很淡定地听诊看喉咙查耳朵,还超级手巧地取了耳屎。医生告诉我们应该是感冒引起的,基本上感冒是自限性疾病,靠小朋友自身的免疫力痊愈。我心里一个响指,英雄所见略同啊,科学万岁!随后他开了退烧药,并叮嘱了给药标准——38度5以上+人难受。也就是说如果38度5以上但精神很好的话可以不用给,跟我之前从国内妈妈群里听到的医嘱是一致的。退烧药的作用并不是治病,而是为了让小朋友好受些。相反,在发烧状态下,也就是体内温度很高的情况下才是适合与病毒战斗的环境,因此如果小朋友(成人亦然)本人并没有不适,只要好好休息,靠自身的免疫力能更快地痊愈。另外医生也说了,退烧药一天最多只能给三次,每次间隔必须超过6小时。最后医生给吸了鼻涕,然后我们就回家了。

坡坡生病最难的有两点:一是给她吸鼻涕;二是晚上睡不好。之前疫苗感冒去看病时医生就说了,鼻涕如果不擤出来容易滋生细菌,不利于痊愈,而且有可能引发感染,所以建议我早晚两次带去医院用电动吸鼻器吸鼻涕(因为坡坡太小还不会自己擤鼻涕)。后来我忌惮去医院频率太高增加被传染风险,所以就自己买了个家用的电动吸鼻器,当然也是不配合,但一狠心一跺脚,她好我也好。鼻子通畅了,对于睡觉需要奶嘴的坡坡来说也是好事,一石二鸟同时解决了第二个难点。所以虽然吸鼻器很贵,吸鼻涕很难,但在我们家是必须执行的一件事,心软如豆哥也坚定不移。

小的时候她力气小,我们强硬点尚能压得住。这次生病快两岁了,不仅能听懂我们的话,还能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像以往那样强上果然被强烈拒绝以及生气了。我突然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坡坡是真的长大了,需要跟她好好说清楚,不能不管不顾乱冲。即便她没法完全理解,即便她仍是不愿意,但在我解释了为什么之后,她虽然仍然顽强抵抗,毕竟不舒服,但吸完鼻子安慰安慰就好了,也不生气了。这也提醒了我,永远像对待成年人那样尊重孩子,但也要理解ta还只是个孩子。

远在国内的老人们非常关心坡坡的病情,家族群里时不时就询问体温情况。第三天坡坡烧了一整天,虽然精神不差,但看起来确实有点累,毕竟在跟病毒作斗争呢。在家憋了一天有点烦躁,傍晚遂带到楼下附近的公园走了走,还坐了荡秋千,心情超级好。不敢让她太累,我跟豆哥也小心翼翼。回家照常吃晚饭洗澡吸鼻子量体温,睡前体温39度2。哄睡的时候她靠在我们的枕头上,我给她按摩眼窝,她慢慢就睡着了。我顶着国内父母的压力,根据坡坡的身体情况,相信她靠自己的能力可以战胜这次的病毒,于是没有给退烧药。坡坡当晚睡得很好,基本没出什么声音,也因此反而我时不时就会醒来,起身到她的床边摸摸她看看有没有异常,还喂了几次水。坡坡烧了一整晚,直到清晨六点多,终于退烧了。坡坡睡到了八点,醒来之后精神非常好,心情也倍儿棒。

就跟我知道前一天的退烧是暂时的,我知道这次退烧是真的赢了。吃过早饭,前一天因为发烧神隐的鼻涕也逐渐出没了。我在家族群里汇报了近况,我妈说我胆子真大,我说我不是胆子大,是有科学力量武装!随后立刻嘴软,道出其实我一整晚都睡得很浅。豆哥因为前一晚的照料太累,补了个超好的睡眠也恢复了体力。这里也要感谢豆哥,若不是他照顾了坡坡第二个晚上让我养足了精神,第三个晚上我将会心有余而力不足。接下来的几天除了跟吸鼻涕做斗争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一周后有点小咳嗽,咳了两天就好了,彻底痊愈,喜大普奔!坡崽崽太强啦!


2020-11-12更新:今年的流感疫苗已经打了,可能因为坡坡变得更强了,也可能因为我注意让她多休息了,也可能因为这次疫苗的反应不强,第一针并没有感冒,可喜可贺。今天刚打了第二针,按照上一次的经验继续猥琐复刻,希望可以平稳度过。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