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一) (6P)

4,540字 513阅
飞机上
by iPhone7

辞职之后的第一个足够时间准备旅行的长假,憋屈了几年的我不会再让机会溜走。想着生娃之后几年内估计没法长途旅行,于是预支了大部分家庭稳定金,可以说是砸锅卖铁斥巨资,第一次冲出了亚洲。一直以来心仪北欧风格,石页先生的专业也跟挪威有着不解之缘,虽是寒冬时节,但“扪心自问”后还是觉得这次珍贵的机会不应再被任何借口束缚,遂拍板决定。冬天去北欧干嘛呢?当然是看极光啦!于是我们赶着2017年的尾巴飞过半个地球来到了真正的雪国——芬兰和挪威,开始了我们为期十天(2017.12.29~2018.01.07)的追逐极光之旅。

行前准备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海外自由行应该算是2014年夏天去的韩国。那时候我刚工作半年,经济上总算不再依赖父母,自己的钱怎么花自己说得算,于是趁着回国顺道去韩国玩了几天。当时的计划是石页先生做的,我很满意,所以也想自己好好策划一回。再加上从小就向往到处旅行,也一心想掌握自由行,于是自那以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石页先生迫不及待地交出了旅行策划权,我也在不断的磨炼中逐渐成长。

关于自由行前准备我之前写过文章总结——我的自由行计划,而重中之重的申根签证申请也在顺利下签后及时做了整理——在日申请申根签证(芬兰),这里就不赘述了。但这次旅行有一点需要特别准备的是御寒装备,于是我在网上查了中日芬三国攻略,然后再次斥巨资到户外用品商店买买买了一圈,一些小件则在亚马逊上解决。虽然之前准备行程已经累到无力,但这是性命攸关的问题不可不重视,倒也因此积攒了不少在冬季的北国中生存的知识。

寒冷的地方似乎外面越冷里面越热,能承担得起这种跨季节重任的是一种名为「洋葱穿衣法」的法则。道理很简单,多穿几层,好脱穿即可。于是依照这种思路我总结了此行服装:

有人建议带墨镜,我们也备了,但是我们去的时候是黑夜最长的时候,别说墨镜了,我戴着普通眼镜都看不清,太暗了(此处有怀念太阳老公公的眼泪)。明明是早上八点坐面包车赶路,搞得跟深夜逃亡一样,周围一片乌漆嘛黑不说,车灯所及之处全是被白雪覆盖的深山老林,别提多惊悚了。好在车上人很多,每次我们心里害怕的时候就想着反正有那么多人“陪葬”,便释然了许多(飞机剧烈颠簸时同理)。

飞机上
下雨的上海 by iPhone7

此外,自封摄影师的我还肩扛拍摄极光之重任,看到极光那么不容易,万一这次我们中奖了还不得留个铁证。于是我还备了以下这些:

因为要在户外拍极光,所以防寒措施必不可少。比如前面提到的防风薄手套就能保证操作相机时更坦然不出错,冷的话把手揣进兜里,快门遥控器也揣兜里,很方便。至于三脚架的重量,重了带着不方便,轻了有被吹跑的危险,不过在积雪厚的地方,扎实地往雪里一插,还是很受用的。镜头当然是广角的好,如果是自动对焦镜头一定要记得调到手动模式。调焦的时候先对着能看到的景物——比如对岸的灯光等,在屏幕取景器中放大内容进行手动调节,一般来说是旋到顶再往回一点。光圈调到最大值,ISO在1000~2000之间,曝光时间10s以内,先试拍几张再做具体调整。如果高ISO噪点多可以适当降低而增加曝光时间,如果环境不允许太长的曝光时间则反之调节ISO。本以为拍极光很难,了解了以后才知道难的是拍好极光,但对于我这种拍到此一游照的业余选手,能拍到就已经很满足了。

另外这次也是我们第一次坐那么长时间的飞机,9个小时跨越6小时时差,所以面对长距离飞行我们还准备了以下物品:

因为此次旅行行程长照片多,为了不被「万事开头难」打倒,我决定分成几段进行更新,也能更好地还原在旅程中的收获。这次旅行照例做了每日总结,才发现只几个小时的活动写下来竟然是长篇大论,深觉旅行所带来的要比想象的多得多。多走多看多体验多思考多总结,虽然我也说不出具体能为我带来什么益处,但就是乐此不疲,权当follow my heart的最佳实践吧。

12月29日 大阪→上海

飞机上
by iPhone7

早上九点一刻起床,吃了早饭做了最终确认后便开开心心地出门了。在关西机场吃了「紅虎餃子房」,领好WiFi,便跑去办了自助通道手续。上次从新加坡回来的时候撞上一大群海外游客,同为外国人只能排在一起,当时发现隔壁有自助通道,以为又是护照有芯片才能办理,但出于好奇还是查了查,发现老护照也能办,他们会给你贴个二维码。于是赶紧在小本本里记上,想着下次出国之前办好。事实证明真係好嘢,除了不会盖出入境章(要盖要去边上的办公室申请),其他过关手续都一样,但是排队的人真的少很多,建议旅居日本的小伙伴们都去办一办。

因为种种原因我们选择了往返都在上海转机,下午四点从大阪关西机场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约了石页先生的大学好友吃晚饭,因为他家离我们宾馆最近。为了赶早班飞机,我订了距离机场4个地铁站的川沙站附近的汉庭,可能地处偏远,卫生状况不胜理想,倒是前台态度还蛮好。本来我在上海的朋友更多,而石页先生的朋友们在毕业时涌向上海,这几年则慢慢退出回去家乡,留在上海的仅剩这一个好友了。他请我们吃了北京烤鸭,好久没吃到这么正宗的味道了,非常感谢款待。而后他听说我们接下来要坐国航飞9小时去赫尔辛基想买书打发时间,又引我们去了书店。最后更是帮助我们赶上了末班地铁,可以说尽全了地主之谊。

12月30日 上海→赫尔辛基→罗瓦涅米

酒店没有早饭一点都不慌,不像在日本,上海的街边一排早餐铺。我们选择了一家比较敞亮的,因为要堂吃,叫了豆浆油条茶叶蛋好好“滋补”了一下中国胃,便赶往机场。到达后才发现国航和芬兰航空共享代码,所以我们坐的是芬航的大飞机,顿时欣喜不已。按照上次乘坐新加坡航空的经验,这种听起来特别高大上的航空公司的长距离飞行的大飞机上应该提供了足够的娱乐系统,结果近十个小时的飞行中书一点没看,全在各种点播电影电视剧,也因此旅程非常愉快,甚至消解了不少时差带来的疲累。

到赫尔辛基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入境时不争不抢“沦落”到最后也佛系看淡——反正我们不赶时间。但在队尾的我们也渐渐感觉到队伍前进速度太慢,于是探头探脑看看到底什么问题,才发现芬兰入境处查得好严格,每组人都问了好久——去哪里去多久几个人干什么等等,忽而想起在上海领登机牌的时候地勤小哥一句语气冷漠却善意的提醒——芬兰入境处可能会要求出示行程单的,但我们都没当一回事,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然而看这情形,中国人被查得这么严,一边痛心疾首一边还是乖乖想办法。办签证时为了签证官更好地串联我们提交的所有材料,我用英文写过行程表,比如几月几日去哪里,这其实是之前准备澳洲签证时学到的,用日期和地点简单构成毫无难度可言。但眼下我俩的英语退步太多,能听不能说,这张行程表可能能救命,特别是在听到其他人都在blahblah流利口语后。边上队伍的小哥排到后,只见工作人员冷冷地连续抛出两个问题——去哪里去多久,要换我早就懵了,只见小哥不慌不忙认真解释,我的内心是掌声雷动的。再边上那个队伍的小哥则在滔滔不绝地解释自己是留学生,因为什么什么所以什么什么,我都在感叹口语了完全没注意内容。终于轮到我们了,我将之前存在Dropbox里的行程表show给工作人员看,他仔细读了读后一边查看签证一边问我们是不是住在日本,我脑残把Japan听成大阪,想也没想就yes了,石页先生则在愣了一下之后也给出了肯定回答。语毕只听乓乓两声,盖章退还护照,我们顺利入境芬兰。

英文行程表
英文行程表

我惊讶于完全没被刁难,石页先生觉得是多亏了那份英文行程表,但我觉得更多的因素是我们的签证是芬兰驻日本大使馆批的,我们又住在日本,所以多了一层信任(也可能是默认我们英语像日本人一样,虽然确实不好)。后来遇到一位在芬兰旅居多年的导游小哥,跟他交流了这个看法后他表示认同,并说入境的时候人家问什么就答什么,不要多说,多说反而可能招致怀疑。想起2015年底去香港跨年的时候,进入香港时我主动交待了要去深圳所以没办通行证,结果对方一个抬眼问我是不是怀孕,我真是气急败坏,也只能乖乖按照要求后退让他看清楚我的小腹中装的是脂肪而不是小孩,遂觉道理都是一样的,太热情反而令人生疑。(后经万能的朋友圈证实,不管当天穿着如何,所有适龄女性在进入香港时都会被问是否怀孕。突然有点开心是怎么回事?)

拿好行李,我们问了服务中心后顺利找到地铁站,因为晚上要乘坐卧铺前往拉普兰区的首府罗瓦涅米。是的,一下飞机就进入北极圈,就是这么任性。在站内没看到售票处,此时一辆列车驶来,我们瞅了瞅车上似乎有个刷卡机,以为事先在网上买好的车票上印着的二维码是用在那里的。此时边上看着我们愁眉苦脸研究二维码的大哥跟着我们看了起来,我们见状赶紧问他是不是在车上刷票,他说不用刷,有人来检票的时候出示就行。我突然英语八级接着问车上有人会检票吗,他犹豫了一下说不一定,但建议把票揣身边,有人来的时候方便取出。我想起之前看攻略里说,北欧自助化程度很高,自己买票乘车,很少遇到检票,但若是被查出逃票则处罚严重,想必这是那位大哥的犹豫之处,但我们作为游客才不会冒险,况且入乡随俗,不好好遵守当地规则就没有资格旅行。

确认好车站,我们又回去机场航站楼,毕竟晚餐还是要解决。感受了一下感人的物价,我们最后吃了Burger King,后来发现市区内到处都是汉堡王,肿么肥四?饭毕我们先坐Train P到Tikkurila准备换乘卧铺列车,却在电子屏幕上遍寻不着相应列车信息。转了一大圈好不容易逮着一位工作人员,他说没那么快,等快发车了再看屏幕。于是我们耐着性子等到了车次信息,在发车前15分钟下楼等车。站台竟然是露天的毫无天理,本以为一天都在室内移动的我只穿着秋裤和薄薄的外裤,看看温度零下一两度,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更加了解了。

卧铺带着卫浴,但是巨小无比小。反正也就睡一晚体验一下,比起这个我们更想早点休息,因为时差的影响已经出现了。当我九点半上床睡觉时听见走廊上一个中国女生在打电话抱怨车票贵设施差,还想着如果被吵到睡不着就出去劝劝她,但这个想法还未继续我已经昏睡过去。之后12点醒来一次,2点醒来一次,再醒来就是早上5点了,外面一片漆黑,除了被雪覆盖的针叶林,什么都看不见。

飞机上
左 by Nikon D5100 / 右 by iPhone7

参考文章


未完待续: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二) (13P)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