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瘤again

2,856字 73阅

怀孕的时候腋下的粉瘤发炎了,就诊当日直接开刀拿掉了。详细过程写在了「怀孕日志」里。但介于这篇近三万字的文章加载起来可能会有点慢,我决定善解人意地复制一份权当抛砖引玉了。(抛什么砖引什么玉?)

粉瘤开刀 10/30
10月22日周一晚上洗澡的时候发现右边腋下有点疼,那里多年来有着两颗小小的脂肪粒,似乎是其中一颗发炎了。说到这两颗脂肪粒一样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懂,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给医生看过,说是没有变大的话不用理会。后来为了备孕做胸部B超的时候也跟日本医生说过,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不用在意」这个结论还是妥妥咽下了。这次红肿发炎我也纳闷,如果是脂肪粒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发炎,于是上网各种搜索后锁定了几个可能选项——副乳、粉瘤、毛囊炎。想着周末就有产检,还是先给产科医生看看再说。没想到这个红肿越长越大,从我周一晚上刚发现时的直径2mm长到了下周二遵产科医嘱打算去看外科时的直径近2cm。
 
10月30日,进了医院医生单刀直入「咋地了」,我言简意赅「腋下长了个东西,又红又肿又痛」,还没来得及交代历史,就被医生一句干脆利落的「给我看看」给堵回去了。我脱了半边衣服举起右手,医生眉头一皱「得割开,去那边躺下」。我乖乖遵命,几个护士大姨手忙脚乱地准备着。医生背对着我边写病历边说「你怀着孕?几个月?」,我「八个月了」,医生「哦,那打麻药应该没事吧」,我心里一阵乱颤,应该……?不过想到治疗龋齿的时候也局麻了,姑且相信医生的判断吧,再说了这个东西不处理掉也不行,现在手已经快抬不起来了。
 
医生大步走了过来坐在床边,一手捏住肿块一手拿着麻醉针,淡淡说了一句「打麻药的时候会有点疼,忍着点」,我一个坚定的眼神,他动手了。确实挺疼,本来肿块被捏住就疼,更别说打针了,不过好歹可以忍得住。麻醉很快生效,疼痛慢慢退去,我不敢看,一来确实看不到,二来医生拿出了手术刀。日本医生有一点很好,就是会尽量解说病症。眼角余光见他熟练地挥舞着手术刀,腋下周围没有被麻醉的皮肤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出,医生边挤边擦边解说:「腋下被细菌感染发炎了,肿大是因为里面有脓血,现在就是在给你把肿块切开放脓。脓是白血球和细菌斗争后的垃圾,说明身体在努力攻击入侵的敌人。本来吧应该给你开些抗生素帮助白血球早日完成战斗,但你怀着孕不能乱吃药,你先回去问问你的产科医生。」我答应了并问了病名,医生说叫粉瘤。果然在我的怀疑名单里。知道了名字就方便多了,一来我可以继续查些资料跟进治疗,二来以后再犯也有了心理准备。「还会再犯吗?」我问,医生说:「现在这个地方不会了,我都清理干净了,不过如果是易长粉瘤的体质,保不准其他地方还会再发。脓血可能还要流些日子,我现在把纱布塞在伤口里不让它愈合,等到脓血流完,伤口会自己慢慢从内部愈合。」听完愈合方式我震惊了,好骚的操作。
 
回家后我赶紧查了起来,说是粉瘤没发炎的时候开个小刀拿出来就好了,但是发炎后就必须先治疗,等到炎症消除再把这个粉瘤袋取出来。如果在炎症时开刀是没法把粉瘤袋取干净的,没取干净就还会复发。我想着正好腋下有两个粉瘤可以一起取出,但又疑惑医生明明跟我说都弄好了不会再复发。于是复诊的时候直接问了,医生一脸疑惑「都弄干净了呀」,我爆出有两个粉瘤的事实,接着又善解人意地表示既然都弄好了就算了吧。医生顿了一下似乎没听懂我在叨叨什么,就问了一句「没问题吧?」,我只好以尬笑收场。
 
经历了两周胶带过敏的瘙痒和奇葩姿势的沐浴,伤口终于愈合了。因为愈合情况不错,最后也没有吃抗生素。原来红肿的地方变成了暗沉的褐色,给本来就丑不拉几的腋下更增添了一条不穿无袖衣服的理由。

前几天,腰上一直有的一个小疙瘩开始隐隐作痛。之前我就有点在意,让豆哥帮我看看,他说像是个黑粉刺。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长的了,但似乎也挺久了,没有长大,也不痛不痒不影响生活,便无在意。前阵子突然在意起来,想找个时间去皮肤科看看,让医生帮我拿掉。最近天冷开始泡澡,每次都会摸一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长大了一点,然后就开始痛了。可能是被我摸坏了,决定速速就医,上网查了一下说皮肤下的小颗粒应该去看外科。于是刚搬家的我又查了好久附近的医院,刚好上周六上午决定不去剪头发空了出来,所以直接奔医院了。

医生看了以后就说是粉瘤,正准备跟我解释,我说我以前长过,她回说可能是易长粉瘤的体质。果然被上一个医生说中了么?!我心里做好了开刀的准备,没想到医生问我想怎么治疗?我满脸黑人问号,医生解释说现在这个粉瘤还小,也只是轻度发炎,吃点抗生素把里面的脏东西挤出来也是一种治疗手法,不过因为没有完全拿除,所以还可能再复发。为了帮助各位理解,这里贴心插播一下维基百科的解说:

当粉瘤生长得太大或太快,影响到生活或出现疼痛,甚至反复感染发炎时,则建议做手术切除。 囊肿在外力挤压下可暂时消退,但会形成瘢痕,而且留有囊袋,随着皮肤代谢,有机会再次累积在囊袋中,引致复发或令伤口发炎,所以最好的治疗方法是透过外科手术切除。手术切除可以把囊肿整个摘掉,而不残留囊壁,避免复发。粉瘤体积较小,可透过局部麻醉期切除,手术简单,可在诊所进行。手术后需要缝合,助伤口愈合。 如果粉瘤发炎,需先服用抗生素,并在痊愈后再做手术。于手术后,为了控制炎症亦需服用抗生素,避免伤口感染。

我心想反正我也开过刀知道怎么回事并不惧,比起开刀更讨厌复发,毕竟好像被盖章了是易长粉瘤的体质,反反复复不如斩草除根,于是就跟医生说帮我割了吧!医生需要准备,我在等候的时候却开始紧张不已。之前的医生非常干脆利落,虽然被我诟病不够温柔,但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二话不说马上上手反而更好。这个医生是个女医生,虽然也不是温柔挂的,但很耐心地跟我商量治疗方法,我也有机会把想问的想讲的都说出来。也许是因为两次粉瘤的状况不一样吧,这次没有那么严重,所以才有余地。

手术开始,医生说大概需要三十分钟,局部麻醉。因为在腰上,所以我趴在床上。腰部是很虚的部位,加上看不到,我特别紧张。医生让我放松,但第一针麻醉仍是那么痛,后面就好多了,可以忍受。麻醉起效,医生拿出手术刀开始划拉,感觉到皮肤的牵扯感。因为上一次本身就发炎疼痛,好像都没怎么感觉到被手术刀割开。医生弄了好久,说比想像得大,开刀的决定是对的,然后拿起镊子说要取出来咯,一瞬间的事。边上的护士很高兴地说,完整地取出来了呢,真好!我看了看,长得有点畸形,感觉像两个长在了一起。医生说隆起的地方看起来不大,但有点深,开出来比较好,不然发炎的话可能会很严重,那时候再开刀就恢复得很慢了。随后给我缝了三针,贴了纱布和防水胶带。领了三天的止疼药和五天的抗生素,我顶着麻醉退掉后应该会很疼的觉悟和不适感离开了医院。

豆哥带着坡坡在家等Uber Eats,赶紧巴拉完赶紧吃止疼药。中午乖乖去睡了午觉,并因为伤口不适终止了下午的活动。周一带着坡坡去复查,坡坡看到医生就爆哭,于是我们在坡坡震耳欲聋的哭声中交流了近况,医生查看了伤口换了纱布说愈合得很好,叫我周末去拆线。

这几天确实感觉伤口不怎么痛了,行动也自如多了。昨天带坡坡去了一岁半体检(因为疫情拖到了现在),今天带坡坡去打了流感疫苗,真是为母则刚。后天就要去拆线了,果然在发炎前期就解决掉比较轻松,愈合也快。总之之后我也会密切观察自己的身子。医生说粉瘤总会慢慢变大的,但如果没发炎不影响生活倒也不必理会,有的人确实好多年都不会发炎也不会变很大。但一旦开始疼,及早就医痛苦会少得多。

豆哥最近总是很心疼我,说我的尾巴被割掉了,我???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