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哥的滑铁卢

992字 90阅

坡崽的睡眠质量是我们家的头等大事,我前几天还这么调侃过:

坡坡压力也是很大,如果晚上睡不好,爸爸就休息不好;爸爸一累就会跟妈妈摆脸色,妈妈就会生闷气;妈妈情绪不稳定,就容易在坡坡不听话的时候发脾气。真是个可怕的恶性循环。

其实我们心里也知道,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只能靠自己,而我们也找到了简单粗暴的有效方案——早睡。一般来说两周就够我们「好了伤疤忘了疼」,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惨无人道惨不忍睹惨绝人寰的育儿生活。谁叫夜晚的魅力那么大呢,没娃的时候尚且抵不住这独享的自由,更别说几乎被娃占据所有时间精力的现在,简直视me time若瑰宝。这不,我又在这夜里码起了字。

偏题太远了,我自己的看不下去了。说回正题。因为晚上都是豆哥在带,所以我通常不干预他的做法,毕竟我自己起不来,没资格指指点点。前两天晚上坡坡睡得那叫一个差,一小时一叫,豆哥早上起来直接崩溃,哭丧着脸说他只睡了两小时。我心疼他放他睡懒觉,自己做好了带娃一整天的觉悟。当晚豆哥哄睡前我们聊了会儿天,我提出了早上接棒时的疑问——以前给坡坡盖被子她没翻两下被子就没了,今天早上坡坡狂翻,被子还一直在身上诶!豆哥得意地拿起被子,边演示边解释说,像这样把被子折成长长的一条,然后包在坡坡的肚子上,这样她就怎么翻都翻不掉啦!我想起小时候我妈怕我受凉把被单捆在我的腰上,没想到以这种形式得到了传承。我不明觉厉,表达了钦佩之情之后就速速退场去享受我的me time了。坡坡因为睡前玩得很疯,所以很快就睡着了,豆哥高高兴兴表示,今晚肯定能睡个好觉。

没想到午夜之后又开始了一小时一叫的噩梦。豆哥坚持到了三点,我倏地起身去替他,拍拍他的背示意他回去睡觉。坡坡左右狂翻,这一幕似曾相识,像极了豆哥踢被子的样子。我摸了摸坡坡的后脖颈,凉凉的,又摸了摸手心脚心,有点热。根据经验我猜坡坡是太热了,于是果断拿掉了缠在她腰上的被子。坡坡睡安稳了,我回到床上,豆哥轻声说了谢谢。之后便一觉天亮,我和豆哥都睡得饱饱的,心情大好。

一起床我就忍不住嘲笑豆哥“自作自受”,还滑稽地模仿他将被子折成长条的手势,豆哥气得直笑。坡坡的安抚物是我冬天的睡衣,厚重的睡衣披在床边导致空调吹不进去,小床的温度并不低。因为没算准这个,开空调盖棉被的豆哥自然而然地认为她会冷,没想到“好心办坏事”,也是很搞笑了。我本来想着复盘这件事时要突出豆哥的细心,而不能打击他对小坡的这份关心,没想到一开口还是忍不住狂嘲,实在是太好嘲了,就好比豆哥举着张牌子,上面写着「不嘲不要钱」。

豆哥又给小坡盖被子了,我要进屋嘲他了!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