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 (6P)

1,033字 85阅
下雨天
Shot on iPhone Xs. Edited in Ultralight app using preset PORTRAIT 8.

今年的愚人节下了一天的,像小猪佩奇里的情节一样,坡坡不能去公园玩有些不高兴。每天上午下午各出门一小时是消解坡坡的无聊和老母亲的疲累的最好时光。所以其实下雨了我更慌,怕在家无聊,怕情绪没有出口要吵架,怕她精力释放不够晚上睡不好折腾豆哥。好在长大之后她明白晚上就是要好好睡觉的,下雨去不了公园在走廊上跑跑也尽兴。

下雨天

她现在特别喜欢汽车,蹲在楼梯口看来往的汽车也津津有味。「汽车」这个词还是豆哥在宜家教她的,那时候我去给大家买饭,豆哥则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为小坡准备下午的零食。窗外开过一辆车,正在学说话的坡坡指了指,豆哥就教她,没想到一学就会。我回座位时豆哥兴奋不已地为我展示他的教学成果,这是坡坡继「吓一跳」和「电灯」之后学会的第三个中文单词。现在她会在掏到玩具汽车时说一声「汽车」,或者在绘本上看到汽车时激动地用手指指一下。

下雨天

坡坡喜欢跟我在走廊上玩跑跑抓,我去追她,抑或我假装被她追。每次她都会边跑边咯咯笑,然后脚步逐渐跟不上想要向前的身体而扑街。不过多摔几次她也有了经验,我是乐意看她自由使用自己的身体的,那都是学习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能就没这个店了。这方面大概受我爸的影响,崇尚「解放天性」,也因此我从小就是个猴子,上蹿下跳,看起来瘦瘦的,其实很精干。

下雨天

我爸在日本的时候看到小学里的小朋友们在游乐设施上玩得不亦乐乎,大呼「童年本该如此」,我幽幽地说,你女儿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这么想来很感谢乌山小学的先进设备,前庭后院都有的玩。我跟豆哥带着坡坡逛公园的时候看到了水泥砌的滑滑梯,我突然怀念起乌小,六个并排的超长水泥滑梯。我跟豆哥说起过去的“光辉岁月”:滑滑梯、爬滑梯、爬滑梯和滑梯之间的缝隙,不能低估小朋友的创造力,变着法儿玩儿。

坡坡在水泥滑梯下的方形镂空处跟我玩了会儿捉迷藏,她还不敢滑那么高的滑梯,但我希望有一天她敢的时候,我还是那个可以保护1她想要做某件事的想法的妈妈。


题外话:写这篇文章时url顺手就用了a-rainy-day,结果查看时发现早有一篇同样的摄影记录博文,也叫下雨天。图片摄于2010年11月,我一个人去超市路上拍的。上大学后其实很少有一个人去哪里的时候,大家都是结伴同行。所以这些照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特别珍贵。感觉我一个人静静拍的照片跟其他的照片气质有点不同,而且每次看到这些照片都能感受到当时的感觉,故而我很珍惜这种特别的气质,也愈加喜欢用摄影记录生活。其实摄影,看似记录,实则表达。


  1. 各种意义上的保护。  

点击加载Disqus